番外99
作者: 萌不萌更新时间:2018-10-27 13:49:02章节字数:3883
    都说随着人的成长,人会从幼稚变得成熟,再从成熟,变回幼稚,于是便有了老小孩,小小孩一说。

    百里辰今年也不过五十多岁,虽说在这个年纪,可不管是他的身体,还是如今的样貌,看着都只有四十出头的模样。

    可就算如此,他还是很在意旁人说他的年纪,或者说他老,当然,说他比苏卿颜的年岁大也是不成的。

    因为平日里掩饰的好,所以苏卿颜没注意到,两人闲聊的时候,苏卿颜无心的一句玩笑话,却正中了他的雷点。

    当时苏卿颜没太在意,但瞧着他脸色似乎不大好,便追问了几句,于是,一辈子没红过脸的夫妻俩,竟因为一句话,吵了起来。

    苏卿颜的心中委屈万分,索性离开关雎宫,坐着马车出了宫。

    晟儿得知此事的时候很诧异,有心找苏卿颜,她已经出宫去了。

    无奈之下,晟儿只好来到了关雎宫,劝解百里辰。

    从苏卿颜离开关雎宫开始,他就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跟她发火,后悔让两个人争吵。

    可他现在就是不喜欢旁人说他的年纪,他比阿卿要大,大了八岁,他总担心,有那么一天,自己比阿卿早走一步。

    自己那般呵护的人,若是没了自己呵护,该有多么伤心难过,百里辰舍不得。

    所以,他在意自己的年纪,在意自己在老去,也在意自己比苏卿颜大八岁。

    虽说自己看着年轻,可他确实在老去,年纪也确实在不断增长,可阿卿在他的眼中,还是那么年轻。

    百里辰的担忧,让晟儿觉得心酸,他劝慰着自己的父皇,忽然发现,在自己心中高大英明的父皇,确实上了年纪,他的头上,已经有了白发。

    这样的情绪,晟儿不敢表露出来,他跟百里辰聊了许久,这才让他的心里好受了一些。

    “我跟你母后从未争吵过,这是第一次惹她如此生气,你帮我想想法子,如何哄你母后高兴,让她回来?”

    看向晟儿,百里辰让他帮着自己出主意,晟儿想了想,还真就没有太好的主意,毕竟,他没跟韩皇后吵过架。

    思来想去的,晟儿觉得,人多力量大,于是,他派了人出宫,给安公主还有宝儿送了信,让她们一起帮忙想。

    因为苏卿颜出宫来了宝儿这儿,安公主就在宝儿的公主府之中,姐俩商量了一下,觉得让苏卿颜消气的最好办法,就是让她知道,自家父皇心中的担忧。

    或许了解了他的担忧之后,母后就不生气了,只会有心疼,于是,商量妥当之后,姐妹俩将想法写下来,派人送进了宫中。

    晟儿看过之后,觉得可行,跟百里辰商议之后,便制定了计划。

    苏卿颜在宝儿的公主府中,她并不知道这一系列的事儿,也不明白好端端的,百里辰为何跟自己生气。

    两人在一起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红了脸,想一想,她便觉得委屈,眼泪止不住的掉。

    哭着哭着,她又觉得自己娇气,自己都四十多了,不是十多岁的小姑娘,怎地娇气的厉害,看样子,这么多年,百里辰将自己都给娇惯坏了。

    叹了口气,苏卿颜擦了擦眼泪,喝了些水,她开始琢磨,自己要不要回宫去,毕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就在苏卿颜纠结着的时候,安公主跟宝儿一脸惊慌的跑来,说她出宫之后,百里辰因为着急,竟然晕了过去,如今昏迷不醒。

    一听这话,苏卿颜简直吓坏了,她顾不得去想话语中是否有什么问题,便快步向外走去。

    见她如此担忧,姐妹俩对视了一眼,跟了上去。

    马车很快回到宫中,到了关雎宫门口,苏卿颜下了马车,向着关雎宫内跑去。

    关雎宫内,气氛有些凝重,太医守在内室中,夏时正在给百里辰把脉。

    见苏卿颜进来了,众人一起冲着她行礼。

    “太上皇如何了?”挥了挥手,苏卿颜走到床边,见百里辰的脸色不大好,便看向夏时,开口问他。

    “太后莫要着急,待微臣为太上皇诊脉。”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夏时开口,安抚着苏卿颜。

    虽然他如此说,可苏卿颜哪里坐得下,她站在一旁,脸上带着焦急。

    百里辰躺在床上,他知道苏卿颜回来了,可为了演戏,他只装作自己昏迷着。

    为了显得逼真,他还特意让夏时帮着自己,让脸色看着不好,整个人也看着不是太好。

    苏卿颜站在一旁,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她看向床上的百里辰,因为特意营造出的效果,他显得很憔悴,甚至,有几分苍老。

    这般模样,是苏卿颜不曾见过的,在她的印象之中,百里辰一直是当年那个年轻英俊的君王,可如今,他躺在床上,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在他的头上,加了颜色。

    这一刻,苏卿颜忽然意识到,自己跟百里辰,是真的不比从前了,他们开始老了,尤其是他,他比自己大了八岁,纵然看着年轻,可年纪在那儿。

    这一刻,苏卿颜的心里,有恐惧弥漫,她害怕,害怕有一天,百里辰走在了自己前面,这漫长的岁月,一直是他陪伴着自己,若是哪一天,他真的不在了,自己要怎么办?

    又或者,自己虽然比他年轻,却走在了他的前面,他又会怎样心伤?

    这样想着,苏卿颜的心里开始后悔,她后悔自己跟百里辰吵架,也终于明白,为何他会在意年龄,想来,他早就想到了自己刚才想的那些,只是,他没跟自己说,或者,是担心自己想到这些之后,会觉得不安。

    想通了这些,她越发觉得时间漫长,脸上的悔意更深,一旁的晟儿注意到她的脸色,轻咳了一声。

    “请太后放心,太上皇并无大碍,只是急火攻心,所以才会如此,稍加休息即可。”

    夏时会意,收回了手,冲着苏卿颜行礼回禀道。

    “你们都下去吧。”听了回禀,苏卿颜开口,声音中带着几分疲惫。

    躺在床上的百里辰,听着她如此的语气,不免多了几分心疼,有些后悔自己答应演这么一出戏。

    屋内的人都退了出去,苏卿颜坐在床边,她握住百里辰的手,将头贴在他的胸口。

    “你这人,有什么心事,干嘛不告诉我,你不希望我说你比我大,也不喜欢提起你的年纪,你都可以告诉我,你心中有恐惧,我何尝不是?”

    “你我如今的年纪,虽不算大,却也不算小,谁也不知以后还有多少年,怎么舍得将时间浪费在争吵跟生气上?”

    轻声开口,苏卿颜叹息着,百里辰躺在床上,听她这般说,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是啊,谁知道他们还有多少年,为何要将时间浪费在无谓的事情上呢?

    “其实你不必担心我,若有一天,你不在了,我便直接随你去了,漫漫岁月,没有了你,此生便在无意义了。”

    “左右孩子们都长大了,虽说你我不是同生,却可同死,死后葬在一起,来生或许还可相遇,那时候,我们还是要在一起的。”

    “阿卿……”百里辰的声音响起,苏卿颜抬起头,向着他看去,此时,他的眼圈有些发红。

    “你醒了,可有哪里不舒服?”关切的开口,苏卿颜询问着他。

    “我并没有事,说昏迷,其实是想你回来,你别担心。”反握住苏卿颜的手,百里辰说出真相,对此,苏卿颜并没有生气,反倒是彻底松了口气。

    “我比你大了八岁,以前不觉得什么,可随着年纪增长,我总担心,若我走在你前面,你该如何心伤,是我不对,该跟你说的,而不是闷在心里,自己担心。”

    “你说若我不在,你便随我去了,可我怎么舍得?但仔细想想,若你不在了,只怕我也是活不下去的。”

    “所以,你我要好好活着,活的长长久久的,我刚才在想,咱们是不是又该出去走动走动了?”

    “当初让晟儿早早继承皇位,不就是希望你我多一些时间吗?如今有这个时间,你我的身体也还好,不出去走动,好像有点可惜。”

    看着苏卿颜,百里辰的脸上,带着笑意,听他说完,苏卿颜点了点头,“那便听你的,咱们再出去走走。”

    见她应下,百里辰笑着应声,“以后,我再也不同你吵架了,人生短短几十年,不该浪费在这上面。”

    “你刚才说的,我都听到了,我与你约定,若有来生,我们一定还要在一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好,我若有什么,也都告诉你,若有来生,我们还在一起。”跟百里辰十指相扣,苏卿颜笑着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中,有自己的身影。

    太医们已经散去,几个孩子守在外室中,他们的身边,陪着他们的另一半。

    内室中的声音,他们都听得到,对于父母如此的感情,他们十分感动。

    看向自己身旁的人,他们悄悄的十指相扣,无声的传递着自己的心意。

    此生,与你相遇,是我最大的幸运,若有来生,愿继续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全书完】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