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凉州军攻四会城(一)
作者: 夏海苍松更新时间:2019-05-28 12:34:06章节字数:4987
    ()

        还是那样儿,他们不会放弃一点儿希望,那肯定是。毕竟未必就是两军一起对付己方,毕竟兖州军的话,己方还有把他们拉到一起来的机会。确实,对付一军都对付不了呢,对付凉州军的话,他们都不行,更别说是两军了。所以说他们怎么都想着拉上兖州军,和他们一条船上,一起对付凉州军,如此。这个一线生机,其实就在这儿,可他们两方要联合的话,己

        方就彻底要玩儿完了,就是。他们怎么都不想那样儿,那确实是,所以说……一线的希望,就在兖州军那儿,所以说孙策和江东军都是致力于想着改变曹操和兖州军之后的想法,一直都那样儿啊。马超和曹操,他们也不是不知道,可两人对此,其实也没有太多想法。毕竟最

        后都如何,不是看现在,而是看到时候什么样儿。在两人想法中,凉州军是一定会去灭江东军的,而兖州军的话,他们一开始,那也肯定是要保着江东军,这个是必须的,那都没错。可之后呢,到底是要什么样儿,那确实是都不知道,肯定是啊,所以说这个确实,那也是……

        一线希望的,就是在兖州军那儿,虽说是到时候看,可这个时候你一点儿实力都没有的话,那么确实,说不上话啊,就是。没实力的,那根本就没有什么发言权了,确实。你想说上话,那还得说有点儿实力,那才行。没有就不用多说了,那是。像江东军如今这样儿,他们就是觉得己方没实力啊,这个最后凉州军要来灭己方的时候,己方实力如何,才是决定了曹操和

        兖州军他们最后的想法和态度。那么没有就什么都不用说了,别管他们最开始如何,可是到了最后,肯定也是一样儿和凉州军没大区别,都是要灭了己方。那么这个就得说,己方实力如何,最后是决定了他们到底什么想法和态度啊。从如今来看,可不就是那样儿。对他们

        来说,凉州军一直不来,那就是最好的结果了。不过他们还是来了,却不是到扬州,显然马超他们还有自己的想法,扬州水军不够强的话,还确实是不好来,真的。可交州用不到水军,那么就随便了,真的。但是孙策他们还是不会怕什么,毕竟大不了就是己方被灭,那样

        儿。最不好的结果,还能有什么。孙策他们不怕被灭,毕竟也是想到了。可确实,他们是怎么都不想,那不错。毕竟也是,江东军可是三分天下的一路诸侯,哪怕是最弱的那个,可却依旧是灭了好几方诸侯才有了他们今日,怎么能想己方被灭呢?是,要真是到了那个时候,都改变不了的话,孙策他们也认了。可这个时候,刚开始,可以那么说,有兖州军他们可以

        拉拢,是彻底让他们和己方在一条船上,不是说不可能,就是困难。然后还得看江东军实力,在曹操看来,保住他们利大于弊,那就够了,这一点没错。所以说只要能让曹操那么想,让兖州军那么认为的,实际那样儿,其实就可以了。那么两方战凉州军,不管最后的结果如

        何,孙策他们确实也都认了,这个真是。当然了,如果说他们最后依旧是没改变曹操和兖州军的想法,他们也都认了,那也确实不错。毕竟那肯定是强求不来啊,曹操和兖州军他们都如何想法,孙策他们自然是希望往对己方好的方向发展了。可实际上呢,八成甚至更多,都不那样儿。不是往对己方好的地方发展,而是往那对己方更不好的地方发展,这个可真……

        他们觉得己方把握住那两成或者说还不到两成的希望,那真是。他们没说都指望那些,当然了,想是想了,而且常常想,不过没都说指望他们兖州军就一定怎么样儿怎么样儿,毕竟那个几率太小,真是。虽说肯定比没有强,可几率还是那么小啊,这个是。他们不想看到,孙策和江东军的话,就差跪舔了,可他们肯定不会那么做,这个肯定是。哪怕说是,求到了

        兖州军的头儿上,但是孙策他们还不至于说跪舔什么的,那可没有。对他们来说,绝对不做舔狗。虽说他们不知道这话,但是那个意思,确实还都明白。要说让他们损失点儿尊严什么的,那其实也并非就不会,只要兖州军真心能帮他们,那都可以。但是要想让江东军他们

        当舔狗什么的,那绝对没有,从孙策那儿开始就不好使,真的,肯定没错。其他人的话,也都那样儿,真的,甚至就更甚了,所以说这个也是,也许兖州军的话,他们是挺想,如果说江东军都那样儿的话,他们也许还是会和之前想法一样儿,可在有些地方上,可能就有所

        改变也不一定。毕竟这个也是有可能的,但是孙策和江东军再怎么舔,对曹操和兖州军来讲,有一点肯定没错,一直都那样儿,就是,都想着己方利益是最重要的,那就是,都是想着己方的利益最高,为己方好处。曹操和兖州军就是这个为了己方利益,利大于弊就是,灭了江东军那样儿,那么就肯定那么做了。那么反过来说,要是保住他们利大于弊,那么曹操

        和兖州军肯定就得说死保江东军了,很正常。但是事实不会那样儿,还得说是灭了他们利大于弊,所以说曹操和兖州军会怎么做,这个也是,不用多说了。那么孙策和江东军他们也是,绝对不会去当舔狗什么的,哪怕他们现在已经是少尊严了,那都没错,可再多了,那是

        没有了。对他们来说,孙策众人自认为是已经做到了不少,现在就是差不多了。其他的,那是己方必须要做的,没办法。就比如说称王的事儿,孙策认为是自己必须的,哪怕得罪了曹操和兖州军,也一样儿是在所不惜,那都没办法。虽然是知道后果,可那却必须做啊,所

        以结果那样儿,也确实是没办法,无奈。所以说哪怕是得罪了曹操得罪了兖州军,他也是义无反顾,毕竟真算起来,称王对他对江东军来说,也一样儿是利大于弊,那么他就那么做了,这个很正常啊。毕竟是当主公做老大的,别说是孙策了,就算是换成马超和曹操,那也都没什么例外,确实。都一样儿啊,那是,毕竟都想着利大于弊,对己方有好处的事儿,那

        就做了。所以说也不能说孙策那样儿,就算是其他当主公做老大的,大多还是会和他一样儿,正常。自然也是有不同的,认为得罪了曹操和兖州军,他们风险更大,那么这个事儿还是别做了,也有,也正常。所以肯定也有不同的,不敢去那么做的,但终究只能说是少数了,

        这个也是,那么去做的,像孙策那样儿的,才是大多数。是啊,不做的,害怕的,那只是少数,没什么魄力。其实真说起来,曹操和兖州军,最后到底如何,怎么对待江东军,是要死保他们,还是和凉州军一样儿要灭他们,这个绝对和孙策称王与否没有太大的关系,那真是,没那么大关系啊。而就只是和他们得到的利益有关系,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就是

        如此。但是也没错,就是孙策称王了之后,这个两军的裂痕是更大而且是补不上了,那没办法,他是早已预料到了。可哪怕那样儿,孙策依旧是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不后悔,这个也是。后悔的事儿,他都不做了,那是。做了不悔,悔了不做,他和马超还有曹操都一样儿,那不错。马超和曹操,他们也是那样儿,确实啊,都是。所以说他们当主公做老大的,有一样儿

        的地方,其实还不少。那么不一样儿地方,那是更多。肯定是啊,这个就是,有一样儿的地方,更多的还是不同的,那肯定是。多了不说,就曹操那奸雄性格,马超和孙策和他就大不同了,那没错。要说更多一样儿的地方,倒是马超和孙策他们两个像的地方更多,那可是

        不错。毕竟他们两个都是一流的武将,是大将。而曹操不是,他是顶级谋士,是那个。所以说马超和孙策,他们是一流的大将,是一样儿,而曹操是顶级谋士,不是大将,所以又是一样儿了,就是。马超和孙策的话,他们谋略水平怎么都不是顶级谋士,就只是二流而已。

        所以说在武艺上,曹操是差着马超和孙策,那可不假,但是在谋略上,对方两人一样是差着他,那也是。所以说这个也确实是,几人都是各有特点,但是显然马超和孙策更像,而他们和曹操,虽说也不是没有像的地方,可终究和他们两人比,那还是少了,就是。当然,他们都是当主公做老大的,所以说一样儿的地方是有,不过就是不一样儿的更多罢了,毕竟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马超也只能是这么说。不过也是,这个确实那样儿啊,真理啊,可不就是。所以说哪有一模一样儿,就是没有。怎么说,有相同的地方,可以那么讲,可却不会一模一样儿,这个也是。相似的人或者什么东西,那是有的是,但是一模一样的,没有。

        再像的也终究有不同之处,没有什么都是一样儿的,那没有。就像赫拉克利特所说的那样儿“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这个还是挺对的。确实啊,所以说有相似的地方,但是没有说全都一样儿,就是。那么马超、曹操和孙策,他们就更都不一样儿了,那可不就是。

        所以说有相同,更多不同,就是如此。而如今的凉州军,他们在休息了一日后,马超就又带着人马去了四会,是没有留下谁,把郭嘉他们四个都带走了,也是必须的,之前也都说过了,就是那样儿。从探马那儿得知马超带着大军要到来的消息,在四会守御的孙博也是摩拳擦掌,说他就等着他们来,那可真是不错。尽管其人也想到了,并非是凉州军的对手啊,连

        凌统那样儿的,带着一万人马都不好使呢,自己带五千人马能行?不过就是对方什么时候破城的事儿,就是。但还是,自己尽力就好,肯定没错。连凌统路过这儿回番禺的时候,他也没多说什么呢,这个就可以想到一些了。反正他凌公绩肯定没指望什么啊,那是。对方守

        不住中宿,那么自己一样儿守不住四会啊,那是。凌统都不行呢,自己更不好使了。而且人更没人家多啊,这个也是劣势。确实,因此,他也是没有多大的信心,守不住是肯定的了,不过就看自己能坚持几日罢了。凌统的话,其人支持了十日,人家是有本事,人马也是自己

        城池的两倍。而自己在四会这儿,能支持五日?真要那样儿的话,自己都得乐不行,不过那可能吗?确实,孙博是不怎么相信的,对此,他是真没底儿啊。反正这个多了是别想了,真的。孙博所知道的,最后自己守御时日大多还是要少于五日,毕竟他们凉州军可都算是熟悉交州这儿了。而己方士卒呢,自己四会城里的人马,多少年都没战事了,没经验啊,就是。

        要说凌统是没指望什么,他就更没指望什么,真的。毕竟也算是有了前车之鉴,那都没错。因此,孙博更是没指望太多,只要说自己尽力了,不丢人,那其实就可以了。他可知道凌统那点儿是比自己这儿有优势多了。好歹是五千扬州的老兵带着交州五千人马,和自己这人交

        州本地的五千人马,那太大不同了。哪怕还有凌统留下的不到千人的残兵,可他们如何能与扬州来的五千人马比,真心比不了。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