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九三二 拜谒向天
作者: 一任往来更新时间:2019-05-28 17:08:47章节字数:2368
    ()凌冲归家,自有一番悲喜。凌真已然年逾耳顺,但身子健朗,常去城中私塾教书,聊以慰藉。崔氏只要与儿孙生活一处,便是十分喜乐。老夫人吃了凌冲送来的延寿丹药,身子骨也算说得过去,只是不良于行,出入皆须有人扶持。王朝已将太玄派筑基的功夫修炼精纯,半只脚踏入仙门。

    当夜凌府大排筵宴,凌家抛家舍业,一路颠簸而来,因凌冲是掌教关门弟子,身份尊崇,聚水国不敢怠慢,特意新修的高大宅院,调拨使用丫鬟,一应外物应有尽有。

    仙家用度,自比宿世奢华许多,因此凌家反比在金陵时更为滋润。如今凌康在聚水国中成了一方执宰,算是一展抱负。觥筹交错之间,凌真叹道:“若非亲眼所见,哪知世上还有这等世外桃源!”

    于他而言,太玄九国之地政通人和、风调雨顺,实是桃源之所,儒家所求内圣外王之境。凌冲道:“父亲喜欢便好。此地是太玄管辖,专为门中培育弟子之用,常有本门长老巡视,一有横行霸道之辈,立时铲除,这才有一番太平胜景。”

    崔氏眼中一亮,问道:“岳儿岁月已大,可否拜入太玄修道,你是掌教弟子,说话该当有用罢?”来至九国之后,崔氏的眼光也自不同,觉今是而昨非,修道练气非但能长生不老,连荣华富贵亦是唾手可得,极力主张送凌岳拜师修道。

    凌岳已然长成一位少年,颇有宠辱不惊之意,只拿眼去望二叔。凌冲摇了摇头,笑而不答。凌真斥道:“凌冲自有他的打算,若是拜师那般容易,岂会不照拂岳儿?妇道人家,莫要多言了!”

    崔氏闷闷不乐,凌老夫人道:“拜入仙门,何等难得?凌冲也是九死一生,方有今日成就。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就不必多管了。”

    老夫人发话,崔氏不敢顶撞,委委屈屈应了一声。凌冲道:“岳儿,我传你的坐功心法,修炼的如何?”凌岳道:“叔叔,不知是否侄儿资质太差,三年间每日打坐,也只修炼出点点真气,再未壮大。”

    凌冲道:“玄门修行,首重根基,你也不必焦虑,一任自然,等何时真气壮大,自然流转周身,我再传你下一步功夫。”晦明童子在他耳边道:“凌家出了你一个大修士,占尽气运,五代之内再无人有机缘入道,此事何妨明说?”

    凌冲阳神回道:“这倒不必,时候一长,岳儿自会有所领悟,现下明言,反而不美。”一夕尽欢,各自归寝。次日凌冲起身,为老夫人调理元气。

    祖母年岁已大,精气流失,此为先天之性,令世间良医亦束手无策,原本凌冲也没法子逆天而行,但有先天灵根在手,自是药到病除。

    先天灵根之气磅礴,他担心老夫人虚不受补,只用其散逸出的点点生气,打入老夫人穴窍之中,半日功夫,细心调理,果收奇效。老夫人面色红润,双足已能勉强站立。

    凌冲又写下几副方子,命家丁抓药煎熬,给老夫人内服外敷,如此再有百日功夫,当可痊愈。趁此机会,他又将父兄侄儿的身子也自调理了一番。

    至于王朝,则传了他另一套剑术,比三十六式守山剑变化更为繁复精妙,连大擒龙手也自传授,还留下一柄自家铸炼的百炼飞剑。

    王朝资质有限,年岁又大,此生能身入道门,御剑飞行,亦是极限,凌冲也不点破,只将剑中要旨尽数告知。他如今已是剑道大家,随口而言,皆是剑术至理。

    王朝只听得如痴如醉,叹道:“二少爷真乃神人,连如此精妙的剑术亦是随手拈来,如今真成一位剑仙了!”凌冲叹道:“学道二十载,每日如履薄冰,如今劫数罩头,‘剑仙’二字还差的远呢!”

    凌冲在聚水国留了七日,返回太玄峰,先去拜谒恩师,适逢郭纯阳与惟庸、百炼三人联手,催动九火照天炉炼化**魔君元神,不克分身,无暇见他。

    **魔君神通惊人,若非不擅正面强打,还没那么容易被收服。玄阴元神极难炼化,借九火照天炉之力,三位老祖出手,还需一月功夫。

    凌冲下了太玄峰,远望那处大湖,自沙通见过其祖沙泷之后,只传了一道讯息,说是要磨练道行修为,便音讯全无。

    凌冲摇了摇头,伸足一跺,身形沉入土中,施展土遁之术,瞬息千里。他要去寻叶向天,自要去血河源头之处。多年前还要寻到那处废弃铁矿,寻地脉而去,如今只用土遁,循着血河真气最浓厚之地便可。

    在地下疾驰良久,鼻尖闻到一股浓稠之极的血气,已到了血河源头之地。一株太阴火树扎根血河,枝叶摇荡,上有点点阴火长明不熄。

    只听有人说道:“是师弟来了,请上来一叙!”凌冲将袖一甩,已飞上太阴火树,见叶向天着玄色道袍,立于一朵阴火之上,正自含笑揖客,张亦如立身一旁。

    凌冲笑道:“师兄厚积薄发渡脱劫数,小弟特来恭贺!”叶向天道:“为兄厚积薄发,也只渡过六重劫数,比不得师弟你后来居上。”

    师兄弟二人相视一笑,张亦如忽然跪倒,又是叩首不止。凌冲伸手虚虚一抬,将他抬起,叹道:“我手刃平帝,取其首级。**魔君亦被两位师伯联手诛杀,不日便会将元神炼化成灰。张阁老之仇便算报了。”

    张亦如涕泪交流,不能自语。凌冲连连叹息,却不曾提到张守正的跟脚。叶向天道:“我与你祖父交相莫逆,如今他大仇得报,你可放下心来,好生修道才是。”

    张亦如连连点头,勉强道:“多谢师傅提点!多谢师叔!”叶向天吩咐道:“我与你师叔有事要谈,你且下去罢!”张亦如向二人再拜而去。

    凌冲待他走去,说道:“张阁老的来历,师兄是何时知晓的?”叶向天道:“亦是最近才听师傅提起,我与张守正实是意气相投,绝非先知他的根底才与之结交。”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