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求月票,求支持)
作者: 无语的命运更新时间:2019-06-02 19:38:24章节字数:6444
    ()    在陕西的山岭之间,伴随着一阵蒸汽机的轰鸣。喷吐着一团白烟的蒸汽机车沿着山崖边的铁路行驶着。

        十几年来,火车的出现改变了大明,缩短了空间上的距离。尤其是对于西北偏远地区而言,铁路的出现象更是从根本上改变了这里一切,过去因为没有水运的便利,陕西的发展总是受制于交通,尤其是逢着灾年时,那怕是官府筹集到赈灾的粮食,受交通上的限制,也很难运进陕西。

        但是现在铁路以及火车的先后出现,却根本上改变了这一切,从潼关直到西域的的铁路,就像是条大动脉似的,促进着铁路沿线地区的发展。

        不过,所有人都知道,西北铁路的筑建是因军事而起,甚至修建铁路的开支也是从战费中开支的。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在这条铁路上,军队都享有绝对的优先权。相比之下,铁路的民用一直都被放到次要的位置。就像现在,一辆临时加开的军用专列,就直接导致了两列民用列车的停运。

        对此,坐在专列上的李定国,倒也有所耳闻。

        “估计,不知多少人会骂我啊!”

        自嘲似的笑了笑,李定国知道,现在正是羊毛、粮食等商品的旺季,两列火停运,势必会对陕西百姓的生活造成影响,不定私下里会有多少人抱怨。

        往车窗外看了眼,现在车外的山岭上尽是枝繁叶茂的树林,本就是陕西人的李定国,看到郁郁葱葱的山岭时,脸上却闪动着些许悔恨。

        现在陕西的山岭为什么会如此繁茂?

        当年陕西大旱,上百万西人流窜为寇。几十年的战乱后,陕西各地无不是十室九空,没有樵夫采樵、百姓砍柴,这山岭自然一天比一天繁茂。

        人死尽了!

        几十年的战乱,何止陕西是十室九空,这天下各地无不是如此,固然绝大多数是满清的罪,可西人也是罪孽深重啊。

        他李定国同样也是浑身的罪孽啊。

        想到这,李定国的眼帘微垂,神情变得有些痛苦,既便是已经过去几十年,他也无法忘记自己身上的罪孽。

        甚至有时候,随着年岁的增长。总是会想起过去的一些往事。总是有太多的悔恨。太多的遗憾。

        “等打完了这一仗,李某也勉强算能赎罪了……”

        默默不语的李定国,将视线收回时,和其他人把一这次西征当成获得功勋的机会不同,他更愿意把这一切,当成他个人赎罪的机会。

        每一个人都应该有机会去弥补过去的错误。现在他就在弥补自己过去所犯下的错误。

        若有所思的他刚刚回过神来。就听到坐在对面的儿子说道。

        “父王,不过就是些许愚民乱语罢了,西北铁路本身就是由军费修建,自然优先满足军用,至于民用不过只是军方怜悯百姓,分出些许车皮供他们使用,现在他们反倒想要喧宾夺主,这天下又岂有这样的道理?”

        听到父亲的自嘲,李嗣兴认真的说道。

        “要是他们再敢抱怨什么,到时候,直接下令撤回车皮,铁路完全改作军用,看他们谁还敢说三道四。”

        相比于父亲。他做起事情顾虑更少,也更为果断。甚至可以用简单粗暴来形容。毕竟,很多时候他并不像父亲一样,有那么多的顾虑。

        “嗣兴,你别忘了,你也是陕西人啊!”

        看着愤愤不平的儿子,李定国提醒着他。提醒着他,同样也是陕西人哪,怕他几乎没有来过这里。

        但无论如何,他都是陕西人,他必须要顾及同乡之情。是他的儿子却没有这么多顾虑,对于他来说,陕西仅仅只是一个地理名词而已。

        “此令一出,你让为父如何面对陕西乡老?”

        本就是陕西人的李定国,自然会千方百计的维护陕西人的利益,但也只是局限于能力有限的范围内,像在陕西大移民期间,就有陕西乡老的代表找到李定国,找到这位曾经的西贼,也是陕西人在朝中级别最高的勋贵,试图请他呈请朝廷,停止移民。

        但李定国只能选择拒绝,因为他知道移民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报复,而是为了陕西的将来,同样也事关陕西的乡亲将来几代人的未来。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他知道皇帝的意志是没有任何人可以左右的。

        所以也正因如此,陕西的民众对于他。一直都是颇有怨言的。有多少人会念及他千方百计的对同乡们的照顾。

        “父王,您念着陕西乡情,可陕西人,又有几人念着您呢?”

        又一次,李嗣兴为父王抑起了不平,毕竟,一直以来,因为父王出身西营和移民期间的沉默,陕西百姓对他一直都是颇有怨言,甚至有人说“贼居王位,心无民”。

        儿子的抱怨,让李定国只是微微一笑,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坐那,正想在过去的这么多年,面对许多误解的时候,他从来不曾解释过一样,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并不需要解释,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解释了别人也不一定会听,不一定会信。良久之后,他才说道。

        “将来,终有一天,他们会理解的。”

        时间也许只有时间可以解释这一切,也只有时间可以去替他说明所有的事情。也许等到那个时候,他们也就明白了,也就理解了为什么他会这么做。

        “再过二十年,他们就会理解朕的苦心!”

        置身于黄土高原上,看着曾经因流水长期强烈侵蚀,逐渐形成千沟万壑、地形支离破碎的特殊景观,经过十年的封禁后重新显现出来的郁郁葱葱的景像,从来不曾想象过黄土高坡有一天可以变成一片绿色的原野的朱明忠忍不住惊叹道。

        “晋王,你看,非但连坡顶都长满的树木灌木,就连同沟坡里也长满了各种各样的灌木、野草,等到这里草木把坡地的缝隙填满,坡地上浮土就会被固定,然后野草、灌木会继续从根部向周围扩散,再有十几、二十年的时间,估计这片黄土高原,差不多就能恢复旧时的模样,先秦那会森林密布的模样,就会再次呈现于世人的面前。”

        跟在陛下的身后,对于什么生态环境的自然恢复,李定国并不了解,他当然也不知道,在另一个时空中,因为核灾难被封闭的切尔诺贝利是如何在几十年内成为一片原始森林,尽管有着辐射的威胁,仍然成为动物的天堂。无数的动物在那里繁衍生息。像现在的这里一样,没有了人类的威胁,许多动物自然而然的迁移到了这里。后来这个时代没有人会去理解这种生态平衡。

        对于这个时代的许多人来说,他们甚至觉得这种生态平衡是一种浪费。不过许多观念现在正在逐渐的改变。

        但是自从随陛下一同进入这片已经鲜少见人烟的陕北地区后,放眼看去除了繁茂的林木之外,就是不时于林中奔跑的各种动物,甚至能够听到虎啸。这片曾经生活着数百万人的地方,已经成为了一片人迹罕至的荒凉之地。

        不管对于家乡变成了这副模样,感觉有些心痛,但是李定国仍然用现在一种比较科学的观点去看待的这一切。

        “臣听说,黄河的泥沙已经少了许多,去年有超过两个月,河水清透,不见泥沙,也正应了古人言“黄河水清圣人出”,这圣人指得就是陛下,要是没有陛下二十余年苦心操持,又岂会有我大明的今天?”

        水土流失证是现在的一门新兴科学。尽管对于这一切并不怎么了解,但是并不妨碍你订过通过这种方式去拍皇帝的马屁。

        李定国的恭维,让朱明忠哈哈笑道。

        “晋王,什么“黄河水清圣人出”,这黄河水浑,完全是因为中上游水土流失造成的,皇家地理学会五年前就已经抵达黄河沿头了,黄河之水天上来,来的时候,可是清水,到了中游的时候,开始不断变黄,这几年黄河水渐清,不是因为有又人,而是因为黄土高原等地的百姓都被迁往东北、新疆等地,曾经过度开垦的土地得到了恢复,植被恢复了,水土流失自然也就少了,黄河水的泥沙一少,河水也就清了,所谓的“黄河水清圣人出”,不过只是古人不知所以然罢了。”

        作为皇帝,朱明中当然不相信什么祥瑞,即便是大臣们经常提,他也会时而加以反驳,但是在另一方面却不得不承认,被人恭维被人他妈必须得感觉确实非常舒服。人总要保持那么几分理智,要不然的话,很容易迷失于其中。

        “陛下,话也不能这么说。”

        跟在陛下的身边,李定国笑道。

        “臣以为“黄河水清圣人出”,古人所说确实不错,要是国君不是明君,即便是明白这些科学道理,恐怕也做不到,要不是陛下当年苦陕西百姓所苦,将其从如此贫瘠的地方迁往东北等地,这陕北各地又岂能得到休养生息,又岂会有现在的恢复。”

        李定国的恭维让朱明忠笑道。

        “晋王,如果朕没有记错的话,不知多少陕西百姓因此忌恨朕,认为朕是在抑私仇啊!”

        现在随着新疆的收复,出于移民实边的需要,陕北等地的居民外迁又一次开始了,许多陕西地区县城都成为了空城,村落也变成了无人的废墟。

        “陛下,百姓背井离乡,难免对朝廷有所误解,东北、新疆土地都远比陕北肥沃,他们到了那里过的远比在家乡更为舒适,虽然一时不能理解,但久而久之却也能理解朝廷的苦心,理解陛下于陕西百姓的厚爱。”

        这一番话李定国更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和其它人不同,他是陕西人,面对强制迁移的乡亲,他有天然的责任,也正因如此,他更希望将来所有移民外地的陕西人能够因为生活的改善,而感激皇帝与朝廷,当然也就不再对他心有怨言了。

        “厚爱谈不上,陕北几千年来过度开垦,早就不适合人类生存了,土地如此贫瘠的地方,生活着这么多的人,一但发生灾荒,想不出乱子都难,这些年,朕不断加大陕西、山西以及河南、山东等地,尤其是山区的移民力度,许多地甚至到了百里无人烟的地步,为什么?就是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

        骑在马上,沿着长满了野草的官道继续往前走着,朱明忠扬起手中的马鞭,指着前方说道。

        “前面的榆林县,现在已经变成了空城,因为百姓都已经经全部迁出了,但是在额尔齐恩河畔,却又有了一个榆林县,相比于这里干旱贫瘠,那个榆林县临着大河,水丰田肥,百姓人均分配土地超过百亩,这里的百姓到了那边以后,很容易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虽说偏远一些,可总好过在这里过苦日子吧,当然,于朝廷来说,200万陕西人迁往西域,可以起到移民实边的作用,有了那200万人,再加上从山西、北直隶、河南、山东以及湖广等地迁移过去的200万人,等他们到了那里,人烟稀少的西域就会变得与内地无异,西域虽说整体上的干旱,可很多地方,却也适合农牧业……”

        相比于西伯利亚,看似干旱、充斥着沙漠的中亚反倒更适应发展农牧业,更适合移民生活,尤其是在当地人被满清大量屠杀,本地人百不存一的情况下,大量移民可以确保那里的长治久安。

        “朕的目标是在二十年内,移民六百万人,这些移民基本上都来自国内的偏远不适合农业生产的地区,他们到了西域后,既可以改变自己的生活,也可以帮助大明稳定边疆,有这二十年,朕以为那里到时候,可以推行建省,最多三十年的时间,就会与东北无异,变成大明的行省,晋王,你觉得呢?”

        陛下的反问,让李定国沉默片刻,然后答道。

        “陛下,要稳定西域,就非得先彻底解决满清不可!”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if $jieqi_userid == 0?}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

{?/if?} {?if $jieqi_userid == 0?} {?/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