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9章 哎哟我去,不会那么巧吧?(第一更)
作者: 晴了更新时间:2019-05-28 02:20:09章节字数:3496
    ()

        第1419章

        种师道打了个哈哈,抚着长须,半晌才道。“狄故保大人行事谨慎,如此最好,不然,我等都还不知道该如何出手相助呢。”

        “是啊,幸好狄故保大人亲来,如此那我们正好好好的合计合计,应该如何夺取那三州之地。”

        “有了这三州之地,狄故保大人就完全可以做到进可攻,退可守,若是那毛睹禄敢兴兵来犯,只要狄故保大人传讯前来,那我大宋的海军,当可为狄故保大人助战。”

        得到了宋军主帅的承诺,又得知了这个计划的可靠性与可行性之后,狄故保的情绪不再低落,而是兴致勃勃地加入到了讨论当中。

        种师道等人很蛋疼,却也无可奈何,但总比这货逃往宋境要好上太多。

        而马奎刚刚率领大获全胜的水师才休息了不到半天的功夫,又再一次被种师道给唤了过去。

        听闻要让自己率领舰队去帮忙,原本还以为干掉了辽国水师之后,自己怕就是没有什么大仗可打的马奎自然是没口子的答应。

        不过,考虑到以最小的代价,夺取那三州之地,并且还要能够震摄住那些女直武士们臣服于狄故保。

        种师道决定支援水师二十门火炮,不过,直接就遭到了马奎的拒绝。

        #####

        “大帅,这里不比海上,万余百姓和工匠,还有如此之多的物资,更有那么多的将士困守于这孤岛之上,二十门火炮留在这里,万一辽军来犯,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马奎一脸真诚地道。

        “而我胶东海军,已经有舰炮二十门,皆是威力极大的大口径舰炮,完全可以胜任破城毁寨之重任。”

        种师道打量着这位水师统帅,想了想。“要不这样,此事,就全权委于你,马将军你以为如何?”

        “大帅放心,末将定不辱命。”马奎差点咧开大嘴笑出声来,赶紧朝着种师道一礼,似乎生怕种师道反悔似的。

        看到这家伙如此表现,种师道也实在不好再说什么,仔细一想,大宋水师好歹也有数万之众,战舰过百,就算是打不赢,但是从容退走肯定不会有问题。

        “既然马将军如此有信心,那就拜托你了,本帅就在大连,等待你得胜归来的好消息。”

        接下来,那就需要布置进军路线了,那一千余骑皆是骑兵,若是全部登舟而行,多有不便。

        所以最终决定的是兵分两路,术也该率领八百骑由陆路接近,前往那定州,而狄故保则与完颜撒改领五百女直武士登船随大宋胶东海军直奔鸭绿水。

        若是对方已然归附毛睹禄,那么就就直接由海上强攻,那定州的守军不过三千多人,相信拿下这里,定然不会费什么力气。

        而那位于鸭绿水东岸的保州与宣州,兵力都不到两千之数,可以说只要能够取得定州,依靠大宋的海军输送兵马到那保州与宣州城下,又有大宋海军的配合,那处在大宋海军舰炮攻击范围这内的保州与宣州也绝对是翻不起浪来。

        这只经历了艰险,好容易才窜到了大连的女直大军,在这里好好的休整了一天一夜之后,终于整装出发,朝着那定州而去。

        此刻,定州的守将纥石烈此刻很烦恼,因为三天之前,从北方赶来了一名信使,带来了一份新任都勃极烈的军令。

        告诉他,前任都勃极烈已然因为箭疮迸裂而身故,前谙班勃极烈毛睹禄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新任都勃极烈。

        但是那位国论勃极烈狄故保心怀不满,图谋都勃极烈之位,在长阿疏过世的那一刻悍然兴兵,意图杀死自己的二哥自立,却被鸭绿水部首领徒单镒及时查觉,禀报了新任都勃极烈。

        现如今,狄故保已然在事情败露之后,不敌毛睹禄,率领残兵仓皇逃离,而其部众除了少数负隅顽抗者被杀之外,余者皆降。

        现在,伟大的都勃极烈要求定州的守将,狄故保的心腹麾下纥石烈立刻率领大军赶回黄龙府去,向新任都勃极烈发誓效忠。

        面对着那位咄咄逼人的信使,还有这封同样显得十分咄咄逼人的军令,这让纥石烈目瞪口呆半天,不过终究是被那狄故保委以重托的心腹之人,对于狄故保的忠诚度还是很能经受住考验的。

        所以,他自然不会第一时间就作出表态,只是好言抚慰了信使,告诉对方,他会尽快的整顿好兵马启程,以此为借口拖延。

        将信使恭送到了码头,由着他登船前往保州与宣州去继续传达新任都勃极烈的讯息,纥石便悄悄的找来了几位心腹商议,决定派出小股人马,四下搜寻,看看那狄故保是不是正向着这边而来。

        只是,这边还没有收到任何关于狄故保的消息,那保州与宣州的守将就都派来了信使,催促着纥石烈快点离开定州,他们好率军过来接防。

        而久久未见动静之后,就在今日清晨,保州与宣州守将已然各率兵马,进抵到了这定州城外的码头上,要求纥石烈立刻率军撤出定州,交给他们,不然,他们就将会率军攻城。

        对于这两个蠢货的威胁,纥石烈倒没有放在眼里,但问题是,这两个家伙代表的可不是他们自己,而是代表着新任都勃极烈的意志。

        自己如果继续这么坚持下去的话,用不了多久,毛睹禄闻知这边的消息之后,十有**会兴兵来犯,到时候,凭着自己麾下这三千女直武士,又如何能够挡得住?

        #####

        而就在纥石烈接到了保州与宣州守将的最后通牒之时,刚好又收到了一个终于令他如释重负,甚至是欣喜若狂的好消息。

        “术也该兄弟,居然是你来了,大人他在哪里?你不是一直呆在大人身边的吗?”迎出了大门的纥石烈先是狠狠地给了术也该一个拥抱之后,目光在他身后边那数百骑兵搜寻。

        “大人此刻正在宋国海军的船上,此刻应该快要进入鸭绿水了,怎么样,听闻你这里遇上了大麻烦?”术也该亲热地拍了拍纥石烈的肩膀,面容显得很是轻松地道。

        看来纥石烈并没有背叛大人,有了定州,有了这三千多效忠于大人的武士,那么对于能够把这鸭绿水一带变成大人的根据地,术也该不禁又多出了几分信心。

        “你是说,大人请了宋国的海军为援军,想要夺取那保州和宣州?!”纥石烈有些愣神地看着跟前的术也该,哎哟我去,心说不会那么巧吧?……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