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有思想的军队(下)
作者: 耳东禾更新时间:2019-05-28 12:32:36章节字数:6929
    ()    “将军,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

        小亚历山大怒视着二营长马克,说道:“伯爵大人虽然还没有转危为安,但现在可是情况良好呢,你是想让我们跟大议会决裂么?”

        “副总参谋长,你不会以为,我是为了自己吧?”

        二营长马克看了一眼周围沉默的军官们,说道:“虽然现在的军衔最高,指挥权应该当在我手里,但既然我把大家一起找过来,当然都是为了大家的未来着想的。”

        “未来?”

        小亚历山大质问道:“我们的未来,就是凭着现在的六千人,在你的带领下,跟大议会交战吗?将军?”

        “我再次申明,这不是为了我个人。”

        二营长马克说道:“康斯坦察城中,还有三营跟四营,有狩猎队,有轻骑兵和弓骑兵队,而且还有安德烈和亚历山大总司令,我凭什么跟他们对立?难道远征队的六千人,会因为我一句话背叛康斯坦察吗?”

        “如果你们还是怀疑的话……”

        二营长马克拍着胸脯道:“我现在就可以给安德烈总司令,给亚历山大总司令,还有尤朵拉夫人送去密信,副总参谋长,你认为他们会不会赞成我们呢?”

        小亚历山大沉默了,他对大议会的那群商人并没有什么好感,他刚刚也想过,如果伯爵大人真的不幸身亡,那么康斯坦察的大议会,肯定会因为副议长的那一票,而被商人团所控制。

        伯爵大人在的时候,副议长一直很本分,但如果伯爵大人真的去世,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小亚历山大不会忘了,副议长,可是威尼斯人!

        尤朵拉夫人对康斯坦察并没有继承权,但是她毕竟是狩猎队出来的人,而且一直代表了军方。

        如果自己这一些人能够像二营长马克说的那样,抢占先机,让尤朵拉夫人掌控康斯坦察的话……

        至少不会让康斯坦察,让那些威尼斯人染指。

        小亚历山大沉默了良久,抬头看着二营长马克说道:“你先把信写了。”

        二营长马克舒了口气,向着其它人问道:“还有谁有问题吗?”

        所有的军官都默默点头,他们不管来自哪里,在何处出生,但都只认可自己是康斯坦察人这个事实。

        康斯坦察的利益高于一切。

        为了不让威尼斯人控制康斯坦察,自己这些人必须在这个关键时刻站出来。

        虽然这会有悖康斯坦察的最高宪法,但伯爵大人说过,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

        一切都是那么合理。

        “写好了。”

        二营长马克将羊皮纸递给了小亚历山大,说道:“副总参谋长,你先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如果伯爵大人去世,那么小亚历山大一切的光环都会褪去,陆军总参谋部,麾下没有一兵一卒。

        但小亚历山大虽然军衔不高,背后却还站着极有威望的老亚历山大总司令。

        所以这种时候,一定不能轻视了他。

        小亚历山大看完那封措辞委婉的书信,没有说什么,在羊皮纸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将书信递给了下一个军官。

        所有的人都传递着那封羊皮信,军官们看完后都沉默着,签名,然后将信递给下一个人。

        当所有人都看完了那封信、并签完名之后,整个房间鸦雀无声,只能听见船舱外滚滚的波涛声。

        二营长马克看了一眼众人道:“没有异议,我就派人送信回去了。”

        “等等!”

        就在这时,本神父突然说话了。

        众军官看着这个魁梧的神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陌生的家伙会有资格坐在这个会议室中,他的来历、过往、甚至是名字,大家都不知道。

        只看着那魁梧的身材,上了战场应该是一把好手。

        “本神父。”

        小亚历山大知道这个本神父,如果发起狂来,是有能力让这个房间里的人没一个能活着走出去的,于是小心地问道:“您还有什么问题吗?”

        看到小亚历山大对本神父的态度,二营长马克也回过神来,笑着问道:“神父先生,还有事吗?”

        只见本神父拿出了一个事物,递到了二营长马克的手中,说道:“把这个也送回去,给修道院的妮娜修女。”

        二营长马克看着手中的事物,发现这个本神父一直没人注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也写好了一封信。

        二营长马克问道:“我能看看吗?”

        “随意。”

        本神父点点头。

        “谢谢。”

        二营长马克扫了那羊皮信一遍,看向本神父问道:“神父先生,您想让妮娜小姐过来?”

        “是的。”

        本神父说道:“妮娜修女,能够救伯爵大人的命。”

        “神父先生,我不知道您的这份判断从何而来,但是抱歉,我只能拒绝。”

        二营长马克将那羊皮信放到了桌上道:“太冒险了,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您怎么保证妮娜修女不会泄露这里的消息?”

        本神父皱眉道:“我只写了军中有人溺水,需要妮娜修女的救治。”

        二营长马克摇头道:“但是有心人会猜到的。”

        “我在信的最后写了,让她跟着信使偷偷过来,不要声张。”

        “这有用吗!”

        “妮娜修女能救伯爵大人的命。”

        “您为什么这么肯定!”

        二营长马克反驳道:“神父先生,就因为您这一句话,远征军六千人都会跟着您一起冒险。”

        “不,我不这么认为。”

        小亚历山大插话道:“马克将军,妮娜小姐不会走漏消息的,而且关于妮娜小姐的医术,本神父以前受过很严重的致命伤,都是妮娜小姐医好的,我认为有必要让妮娜小姐过来一趟。”

        二营长马克看了看小亚历山大,又看了看本神父脖子上骇人的伤疤,最终还是点头,将两封信交给了卫兵,说道:“知道该怎么做吧?”

        “知道!”

        那卫兵敬礼道:“保证完成任务!”

        “去吧。”

        “是!”

        卫兵推门离开。

        “那么诸位。”

        二营长马克说道:“我们现在按照计划,前往塞浦路斯岛吧。”

        “等等。”

        就在众军官都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本神父又是一声叫停,打断了所有人的动作。

        “不准走。”

        本神父没有做任何解释,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就在这里,等着妮娜修女过来。”

        “什么!”

        二营长马克再也忍受不了本神父这种越俎代庖的行为,有些恼怒道:“你想让我们的舰队,就这样在黑海上飘着吗!”

        “我们刚出发半天。”

        本神父说道:“信使一个来回,最多一天,为什么不能等?”

        “我们在航道上!”

        二营长马克指着窗外道:“这里经常会有商船经过!我们就这样停在这里,然他们看见了的话该怎么办!消息传回康斯坦察,大议会起了疑心,我们怎么回答!”

        “不准走。”

        本神父完全把这些话没记在心上,只是面无表情地说道:“妮娜修女来了,伯爵大人才会安全。”

        “荒谬!”

        二营长马克无法接受本神父这样奇怪的要求,转身往门外走去。

        “站住!”

        本神父拿起十字杖,挡在了门口,颇具一夫当关之势。

        “你想干什么!”

        二营长马克怒喝道。

        康斯坦察的军官们并不认识本神父,他们也都带着敌意看着这个奇怪的神父,纷纷作势要拔出自己的佩剑。

        “住手!都住手!”

        小亚历山大连忙拦在了两人之间,一旦和本神父起了冲突,这一屋子的高级军官怕是会被本神父杀得干干净净。

        那十字杖可是能将女公爵那种钢筋铁骨的人砸成两瓣的。

        这些军官虽然都受过良好的搏击训练,是一顶一的好手,但在船舱这样狭小的空间内,本神父只需要将那十字杖用力一扫。

        这些军官只怕是会被当场拦腰砍断。

        这种时候,千万不能发生火并,无论哪一方出现伤亡,都是小亚历山大不愿看到的。

        “神父先生,您既然能受伯爵大人的赏识,我就希望您记住一句话。”

        二营长马克语气不善道:“康斯坦察的利益高于一切!”

        本神父怒道:“伯爵大人现在快死了,他才是康斯坦察的最高利益!”

        “伯爵大人说过,两害相权取其轻!”

        二营长马克也愤怒了:“为了等你那个妮娜修女,让伯爵大人就这样在海上飘一天?只有早日到达塞浦路斯岛,我们才能更好地救治伯爵大人!”

        就在小亚历山大想要劝架的时候,船舱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众人一看,只见刚刚派出去送信的那名卫兵突然出现在了门口。

        怎么了?

        二营长马克问道:“中士,怎么突然回来了?快将信送出去!”

        “等等!”

        本神父看着那卫兵说道:“我们在海上等你们,一天之内把妮娜修女带过来。”

        二营长马克喝道:“你只需要执行我的命令,中士,我是少将!这里我的军衔最高!”

        “不……不是的……营长……不,将军……”

        那卫兵眼中含泪,似乎快要哭了出来,断断续续道:“伯爵大人……伯爵大人醒了……”

        “什么!”

        船舱中的众人大喜。

        “赞美太阳!”

        “上帝,上帝保佑!”

        “上帝保佑!”

        “哈哈哈哈哈……”

        刚才还紧张的气氛顿时烟消云散,只剩下了祈祷声和军官们粗犷的笑声。

        “感谢上帝……”

        二营长马克脸上的表情也如释重负,欣慰地笑了起来,不过那笑容瞬间便在脸上凝固,连忙向那卫兵问道:“信呢?那两封信呢?”

        “在伯爵大人那里。”

        “什么!”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