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老肥”下场
作者: 镶黄旗更新时间:2019-05-29 01:20:05章节字数:5260
    ()

        当然,京城发生的这些糟心事也得跟谁比。

        要是实事求是的讲,京城的状况还算好的。

        毕竟是直隶治下的首善之区,就在“伟人”眼皮子底下,折腾不出什么太大的圈儿去。

        再闹腾,老百姓心里的怨气儿再大。

        顶天儿的程度,也就是 5月19日,因第十三届世界杯足球赛亚洲区预赛小组赛中,国足对香港队失利,发生的那一场对外国人的社会骚乱了。

        虽说这是一件绝对负面性,大丢国格的事件。

        而且因突发性,事态一度失控,导致一位香港队员受了伤。

        可首都民警出警速度,调配手段也是高效率的。

        由于公安部门积极维持秩序,依法拘留了肇事者,而且道歉及时。

        这场风波顺利平息,并没对公共财物和国际声誉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害。

        更何况毕竟京城还是共和国的文化中心。

        在精神享受上的多元性,怎么也要比其他地方更好一些。

        比如说吧,春节后仅发行了一千套的洁本《金瓶梅》,就是只有京城人才能独享的特权。

        虽说需要在文艺部门任职处级以上的资格,才能购得,可不是还能托人代买或是借阅嘛。

        这比起1959年只供给部级以上,已经算是购买权的大大下放了。

        像洪衍武就让杨卫帆代为购买了两套,一套赠予常家,一套自己看。

        洪衍文也托何介夫买了一套。

        若是其他城市,即使一把手想一睹为快也难啊。

        因为还轮不到掌握这个信息呢,就早就卖没了。

        还有4月10日,当代最有名的英国“威猛乐队”,作为第一支访华的西方流行乐队,演出唯一地点也是在京城。

        由乔治.迈克尔和安德鲁.维治利这俩帅小伙儿构成的二人组,他们在华最知名的歌曲是《无心快语》和《最后圣诞》。

        别看原本定为五元人民币的票价,黑市竟被炒到了二十五元一张。

        可别的地儿的人,想花大价钱来看还没这个机会呢。

        所以最走运的,怎么都得说洪衍武的亲朋好友们。

        这小子可是票务上的祖宗啊,打一开始看见《京城晚报》刊登的广告。

        就让“小百子”走过去倒票的关系,去找“天桥剧场”的熟人拿了票。

        还没开始发售呢,就已经把最好的二十个座儿给预订了。

        结果现场他们是组团前去啊,在最好的位置,享受了一场绝对国际水准的演出。

        别说其他人几乎兴奋了一晚上,就连杨卫帆、成琳这俩专业歌唱演员都看得高兴极了,连称大有收获。

        总而言之,这个年代的京城正因为其政治上的独特性,受到国际和全国眼光的普遍关注。

        又有“伟人”这个果敢英明的掌舵人坐镇。

        任何负面的事件都是最先施以手段来控制、来纠正、来改善的。

        而反过来,积极意义的政策又是最先实行,让老百姓得以享受的。

        毫无疑问,这是京城人最得享福的年代,这个城市稳居全国头份儿。

        此时**散发的光芒,故宫琉璃瓦上的璀璨,哪怕沪海、花城和特区也要黯然失色。

        绝不会有什么真正天怒人怨的灾难,和危害到百姓生计和社会秩序的事件发生。

        与之相比,其实真正闹得凶的还还得说是天高皇帝远的异地。

        比如说把,海南就因为地方领导的胆大妄为,任意胡来,滥用了上头给予的自主权。

        促使走私进口商品的局面到达了失控和严重危害国家经济的的地步。

        于是等到纸里包不住火的时候,秋后算账的时候到了。

        上层震怒下,海南倒卖汽车案受到公开通报,一切违法行为被勒令立刻停止。

        然后在严厉的追究打击之下,走私商品不但全部抄没,参与其中的众多官员无论职位多高,都被追究了相关责任。

        于是赔钱的赔钱,丢官卸职的丢官卸职。

        这一番折腾,让海南的局面全乱,经济至少得好几年才会恢复正常。

        虽然为首的那些人是罪魁祸首罪有应得,可老百姓也真是倒霉,跟着伤筋动骨了。

        与之类似的还有长春。

        可能又是由于“大将”他们参与其中,所引发的蝴蝶效应。

        四月份这场“君子兰”盛宴提前来到了结束的时候。

        随着《人民日报》对这一不正常的交易现象和其中的贪腐行为提出质疑。

        地方政府也不能不对有所表态。

        于是为了平抑价格,开始对公款交易进行干预和控制。

        殊不知,泡沫的末期,强撑着市场一口气的动力就是政府注入的财源。

        这一控制就断了资金链了,泡沫也就破了,化为了虚无。

        “君子兰”的价钱应声直线下跌啊,完全是自由落体的血崩。

        整个长春一片哀嚎!

        不但参与其中的民众受倒了惨重损失,许多公家单位和企业都伤了元气,走到了濒临破产的边缘。

        幸好“大将”打来电话主动跟洪衍武汇报,说他已经把所有君子兰都给清空了。

        虽然“巴蛸”、“海兔子”、“海狗子”他们几个因为贪婪,没有见好就收,大笔资金都投在其中。

        可他们毕竟有过炒海参的经验,见过价格暴跌的景儿有多可怕。

        见状不对,都果断割腕求生。

        又有“大将”帮他们一把,最后倒也没算赔个底儿掉。

        怎么着本儿都保住了,还多少留了万八千的利润。算是长个教训吧。

        说起来也真是欠,这么一来,哪怕天天挨“三戗子”和“虾爬子”挤兑呢。

        这几个臭小子倒是真的收了心,去给“大将”看海、肯好好干活了。

        这么一比,真正惨的,还是那些没有投机经验,不懂及时脱手的人。

        现在恨不得整个长春的医院都人满为患了。

        也不知有多少人因为多年积蓄亏光了,犯了高血压或是头疼、心悸的病,进了病房。

        要么就是家里打得跟热窑似的,兄弟阋墙,亲属反目,夫妻互相埋怨,甚至因此离婚的。

        另外他还透露了一件事,说他近几年一直在找的“老肥”无意中找着了,只是人也死了。

        敢情这老小子吃喝不拉空,又拿着公款跑到“长春”来炒“炒君子兰”了。

        而这次没“大将”这样念情分的“傻子”被他骗了,自然走投无路,跳楼自杀了。

        结果也巧了,他就住在“大将”他们对面的宾馆。

        大家说现场,人的脸都摔烂了,最后是凭带着的证件被公安人员证实身份的。

        总之,那一大摊血和一条人命,实在是触目惊心的惨。

        这事儿弄得他心里恨意一下全无了,反倒不知为什么空落落的,没个抓挠。

        等回去了他跟韩莹说,韩莹也叹气,什么解气的话也说不出来。

        反倒因为这事,他们两口子已经决定了,这种事不能再干了。

        以后再好的机会,他们也绝不再参与这样的炒卖行为了。

        就打算真的按洪衍武给布的招儿,就专心弄点实际的营生了。

        对此,洪衍武也是感慨良多。

        他同样没想到“老肥”居然报应在这儿了,自己就死在长春了。

        可见性格决定命运,不是命运跟“老肥”过不去。

        纯属是这老小子无节制的贪婪,自己把自己给玩儿死了。

        这么看,人贵有自知之明,知足常乐都是好事。

        “大将”两口子能懂得投机的危害,善于控制自己的**。

        同样等于他们自己给自己的人生,预订了通往幸福的机票。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