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宣传战
作者: 大罗罗更新时间:2019-05-28 01:59:47章节字数:5641
    ()

        流落金陵的宗子朱元璋的后代啊!现在就发传帖换小钱?

        侯方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事儿太离谱了,大明的宗子就沦落到这个地步了?

        不过他的惊讶才刚刚开始,因为整个南京城,这个时候已经被朱慈烺发动的宣传战给煽动起来了。

        十一月份鞑子使团的“表演”是成功的!汇聚金陵的各地举子、才子,都亲眼亲耳见识到了鞑子的凶残,自然也意识到鞑子一旦夺了江南,他们连当包衣奴才的资格都不一定有只能活活饿死,而且妻女还要给鞑子淫辱!

        这可真是欺人太甚了,读书人都不能忍了!

        不过要他们出钱出力还是有点难的,出钱不舍得,出力又没有目前唯一能出的,就是嘴炮了!几千上万个梦想中进士的举人一起喷,天天喷,日日喷,喷了一个多月,又是写檄文,又是写诗词的,全都是骂鞑子的。

        等这些檄文、诗词都送到了多尔衮那里,也不知这位挟天子、睡太后的大清摄政王会不会恨死江南的读书人?

        当然了,这些檄文、诗词是一定会送到多尔衮府中的有海沙岛上的议亲馆和商馆在,惹多尔衮生气的消息一定会源源不断传去北京城的。

        除了读书人,不读书的人也一样需要煽动的!不过方式不一样,不是用传帖和檄文、诗词,而是用戏曲、评书去煽动。老才子阮大铖和他那个闺女阮丽珍,这些日子已经编了三台打鞑子和黑鞑子的大戏了,一部名叫《大沽口太子显神威》,另一部叫《鞑子兵血洗济南城》,还有一部名叫《国破家亡山河碎》。

        除了《大沽口太子显神威》是吹嘘朱大太子是抗清中流砥柱的。另外两部都是抹黑鞑子的,一部是讲屠城的,还有一部是讲占房、圈地、投充、剃发和逃人法的!

        总之,如果让鞑子得了东南,应天府的百姓,要么被屠杀,要么就是赶出家园饿死或是给鞑子当奴隶想要活得像个人样,就只有和鞑子拼了!

        这三部大戏不仅有“舞台版”还有“评书版”和“版”,在如今南京城中,几乎每处戏台,每间茶馆和所有的书舍、书店中,都可以见着。

        这就是高强度的宣传战啊!在后世近代、现代的大部分战争中,各种宣传鼓动都是必不可少的战争动员手段!

        本来就喜欢忽悠吹牛的朱慈烺怎么可能不用?

        至于替鞑子辩护什么的,那是不允许的,锦衣卫南镇抚司不是吃干饭的!

        除了锦衣卫南镇抚司和东林党,朱慈烺还给自己找了一群宣传战的帮手,就是一部分流落金陵的青年宗子。这些人本来只能混吃等死一辈子的,可现在却被砸了铁饭碗,只好出来闯荡了。不过朱慈烺也不是真的一点出路不给。他多有情有义的一个太子,怎么可能看着同宗兄弟活活饿死?

        所以还是给了不少出路的,会画画的,会算账的,懂医术的,能写一手漂亮字的都尽可能安排了伎术官或吏员的差。还给他们在南京城的外廓分了宅地,让他们建房安置家人。

        如果年纪还小,那就安排去读书。先去南京国子监混一段时间,等筹备中的南京中西学署开了,就安排年幼的宗子和勋贵子弟头一批入读。

        如果既没有一技之长,年纪又比较大的宗子,也会给出路的,兜底的出路是去孝陵卫和皇陵卫(属于中都留守司)守坟总有口饭吃。其中比较精壮的还会被编入孝陵卫新军这可是个苦差事,不过吃过了苦,练出了狼性,就可以为太子爷当狼了,那是多大的荣幸啊!

        而那些在南京城内外散发传帖的宗子,则属于高不成,低不就的存在。他们都是读过点书的,可是又没有高中举人、进士的本事,也不愿低就去当个吏员,也没有当伎术官的本事,更不肯当兵。

        朱慈烺也为他们安排了出来,就是让他们加入“东林党”,成为了“基层党员”。除了散发传帖,他们还会负责去纠察民间舆情,凡是和太子唱反调,为鞑子、流寇和其他反贼张目者,就得小心被这些东林宗子当汉奸给拿了。

        等过一阵子开东林大会的时候,这些基层党员的力量也不容小觑,人多势众,还是宗子

        当侯方域和父亲侯恂一块儿急匆匆赶到大功坊,向朱慈烺报告左良玉很可能发疯的消息时,就遇到了名叫朱统铨的“东林青年”,这是个眉目相当清秀的小伙子,不到二十岁,本职是画院画师,书法、诗文也相当不错。

        因为替朱慈烺画过许多次“标准像”朱大太子喜欢搞个人崇拜,当然要把自己的画像张贴到克难新军的军营里面,以供热爱他的将士参拜了所以就和朱慈烺混熟了。

        两位年纪仿佛,又都是太祖高皇帝的子孙,当然有不少共同语言。所以朱慈烺就打算提拔他一下,给了他一笔经费,让他去流落南京的宗子之中招募一批青年才俊,然后集体加入东林党其实就是拜一些比较好说话的东林党人为师。

        有了这些“东林青年党人”,朱慈烺对东林党,对东南舆论的掌握,自然就更上一层楼了。

        “侯阁佬,朝宗,都坐下说话。”朱慈烺招呼着侯家父子落座,而后又对朱统铨说,“仁庵,你也坐吧。”

        三人都知道朱慈烺比较平易近人,也就不和他客气,全都在永春阁书房内摆着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朝宗,”朱慈烺笑着问,“左良玉答应把女儿送给本宫了?”

        这可是大事儿啊!

        现在江北四镇跑了一个,一个被朱慈烺牢牢控制,剩下两个也都站在了朱大太子一边!

        而福建的豪强郑芝龙已经确定了进京日期会在大年三十之前抵达南京城,郑芝龙的女儿郑茶姑也会一同抵达!

        还会有5000支日本鸟铳,1500支佛山或安平出产的斑鸠脚火铳,以及12门濠澳卜加劳铸炮厂出品的三磅团炮和他们一起抵达南京。

        如果左良玉也能把女儿送入朱慈烺的后宫,那么朱大太子基本上就得到了明朝国内所有大军阀的支持崇祯皇帝光荣退休,悠游享乐的幸福,差不多也就到来了。

        一想到崇祯皇帝才三十多岁,就能享受拥有绝对财务自由和美女自由的退休生活,朱大太子就羡慕得不行啊搁在后世,三十多岁还在为996的福报而奋斗呢!崇祯就已经退休了,真是太幸福了。就是朱慈烺苦了一点,小小年纪就得为国家为人民操劳

        “千岁爷,出事儿了!”侯方域皱着面孔回答,“武昌侯出事儿了”

        “什么?”朱慈烺一愣,“死了?锦衣卫没报告啊!”

        武昌城内当然也有锦衣卫南镇抚司的密探了!

        “没死,但是疯了!”

        “疯了?”朱慈烺眉头大皱,“严重吗?”

        一手握十万重兵的大军阀疯了这事儿可麻烦啊!疯子的行为不可预测啊!天知道他什么时候就造反了!

        “有点严重!”侯方域连连摇头,“这人看着就不对啊!而且还胡言乱语,说什么永王不日就要到达武昌了还说,还说”

        “快说啊!”朱慈烺看着侯方域吞吞吐吐,就催促道,“他到底说什么了?”

        “他说千岁爷要敢让,让圣上内禅,他就要拥永王为帝!”

        “啊!”朱慈烺一脸的惊诧,“这这这可如何是好?父皇早就厌倦了朝政,就想早点禅位给本宫,本宫又是孝子,怎么忍心拒绝?”

        侯恂在旁连连点头:“是啊!皇上为国操劳那么多年,该好好歇着,让千岁爷尽孝了!

        要不老臣再走一趟武昌,说什么都要把左梦梅带来献给千岁爷。”

        真是忠臣啊!朱慈烺欣慰地点头,这个户部尚书侯阁佬除了不会收税,别的方面还是不错的,是个忠臣啊!

        “那左良玉不会扣押阁佬吧?”朱慈烺有点担心,“他现在可有些疯了好好的,怎么就疯了?”

        “他好什么?”侯恂摇摇头,“一家老小都死在许州了,打那之后,他就不好了,不过老夫还是有把握可以来去如常的。”

        “也是可怜啊!”朱慈烺顿了顿,“侯先生,不如你亲自走一趟武昌,去和左良玉说,本宫是孝子,不会夺了父皇之位的!”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