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8节 总督之心(二)
作者: 比萨饼更新时间:2019-06-01 07:10:28章节字数:4302
    ()    他视察了军医院,发现一些伤员伤势颇重,不由得苦笑。

        越高级军官,被炸得越重,坐得远一点的军官,则伤势轻得多。

        可是医生都让他们留院观察,不给他们出院!

        医院的院长赵川生与陈敏吾相熟,每年陈敏吾体检都来找他,赵院长取出一枚铅弹道:“所有的人都中弹了,那玩意儿哪怕有一点在体内,都会中毒,必须经过一个观察期,好了才能放行!”

        “观察期是多久?”陈敏吾问道。

        “起码三天!”赵川生答道。

        “三天?!”陈敏吾不由地叫道,三天,伪桂王大军兵临城下了。

        陈敏吾问道:“能不能让他们上前线指挥作战?”

        “万一他们在前线发烧晕倒,我保证不了这点不发生!”赵院长耸耸肩道。

        “如果这样,战斗正激烈时……危害更大啊。”陈敏吾无奈地道。

        想想就可怕,陈敏吾打消了这个念头,即使是一些轻伤员申请出院,他也没有放行。

        他召见了拦截凶手有功的陈其辉,对他嘉奖有加,与他谈过不久,陈敏吾得出答案,这位与他五百年前是一家的陈中校对朝廷忠心耿耿,但打仗还真不是块料!

        陈中校是朝中某位大员的亲兵起家,近水楼台先得月,一路升迁,都在机关工作,并无实绩,没有外放部队主官的阅历。

        万万不能担纲这支部队的指挥,陈敏吾作为上马管军下马管民的总督大人,也曾经进修过,知道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将必起于卒伍,一般而言,军队培养军官必须有军校、部队主官和机关工作的经历,一共有尉级、校级和将级三级军校呢,既要有部队主官的阅历又要有机关工作的经历就最好,实在不行,最起码的是部队主官 军校才能够掌兵权!

        好生失望啊!

        陈敏吾留下他的参将田树彬负责管理黄花岗大营,以陈其辉为辅,没有他的调令,不许轻易出动。

        但是他私下叮嘱田树彬道:“盯紧陈其辉,搞不好是他们是合起来演戏,以夺取大军的指挥权!”

        田树彬惊道:“不会吧?!”

        “不会?会!”陈敏吾再三叮嘱道:“老夫吃过的盐多过你吃米,这世界上什么都会有可能!”

        他彻底地疑神疑鬼,怀疑这起**案不简单。

        回总督府的路上,陈敏吾苦苦思忖着如何解局,当进入城里时,突听到警笛大作,连总督车队也不得不停止了,因为前方热闹得很。

        阿三巡捕在正式工官差的指挥下正在捉人呢!

        一群前明的读书人,有着举人和秀才的身份,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居然在大街上公开演讲,猛烈抨击朝廷的土地新政。

        这下热闹了,官差带着阿三巡捕出动捉人呢,逃的逃,追的追,旁边的小孩子拍掌道:“一二三四、大头绿衣,捉唔到贼就吹哔哔!”

        东南国人力少,人工高,特引进阿三巡捕,他们虽然笨蛋,但用来维持市面上秩序还是有用的。

        用某一位高官的话来说:“用来充当门神,装装门面,吓吓人还是值得肯定的!”

        嗯嗯,东南国许多宾馆都引进了阿三门童。

        当然,真实原因是用阿三能够省钱!

        本省城相当受东南国影响,也来引进了阿三巡捕,成为省城一景,甚至引发外地人前来看稀奇。

        阿三们由于包头而头大,又身穿绿色制服---华人的制服是黑色,阿三们则为大头绿衣,他们嘴里往往含着一枚哔哔响的笛子,如果有事,就吹笛子召集人手来处理,是为捉唔到贼就吹哔哔!

        众人笑着看着,陈敏吾脸色却变了。

        连省城都闹起来,难不成伪桂王的前锋已经进抵?

        他的猜测是有道理的,待他回到总督府,稍事休息,他的师爷定永新来了,四顾无人,神秘兮兮地从袖子里拿来一张纸,呈给他道:“东翁请看!”

        师爷,应该叫做顾问,高官还可以有顾问,美其名为深入研究国策,为高官们提供策略,也可以叫做“高参”。

        普通的官员则没有师爷可用,都得自己理政,此乃从东南国引进来的新政。

        定永新是位高人,他记忆力好,理解力强,能够揣度朝廷圣意,为陈敏吾提供了良好的思路,他确有本事,所言无不中的,深受陈敏吾重用。

        看到那张纸的前几行,陈敏吾眼皮一跳!

        正是瞿式耜所写的讨贼檄文,看下去,见他在文中,将颜逆三代骂了个狗血淋头,檄文文笔优美,骨架清奇,不见一个脏字却已经把人骂到了骨子里,不愧为当代大儒!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陈敏吾越看越心惊,这特M的简直是陈琳骂曹操、骆宾王骂武后的同级数文章,传世之作也!

        “东翁看如何呢?”定永新问道。

        放下了檄文,陈敏吾正色道:“东南王不是曹操!”

        “东翁高明!”定永新凑趣道。

        “东南王胸襟气概很大,但他需要人手!”陈敏吾嘿然道:“惹到东南王,瞿式耜的下场最轻的被流放,然后给小孩子上课教国学。”

        “东翁说得对,上上国学还是轻的,搞不好被砍头都有份!”定永新则说道:“要是说到东南王身上,他可能不会介意,但说到公主娘娘和海那边的那位主子……”

        他没说下去,陈敏吾会意地点头。

        东南王是个爱妻狂人,对于女色不甚热衷,反倒是他的妻子们给他纳的妾,所以,他的妻子们是他的龙鳞,不可逆也!

        瞿式耜敢这样写,这回只怕麻烦不小,象陈琳骂曹操还得曹操重用的美事,只怕不会再有!

        可惜啊!

        陈敏吾简单地说了一下黄花岗大营之事,阴郁地道:“伪桂王军队已经迫在眉睫,如何对付,先生有以教我!”

        定永新沉吟片刻道:“朝廷土地之制改变,得罪天下读书人和地主,如祖龙之事,朱温旧事,只怕这回悬哪……”

        陈敏吾即知他师爷的立场,有意诳他道:“朝廷改制,老夫两万亩田地被收,老夫愧对祖宗啊!”

        定永新知他老奸巨滑,哪会轻信,不过情形如箭在弦,不可退后,把牙一咬道:“我新近来了几个朋友,托我带来了最新的消息!”

        “何妨一说。”陈敏吾问道。

        “如果东翁可以反正,桂王殿下的内阁首辅就是东翁的了!”定永新轻轻地说了一句,再不肯多说。

        这价码不小啊,不过陈敏吾还真的值得起这个价,他是新明南方高官,两广总督地位在南方地方官里是数一数二的,又一向是东南国的跟屁虫,他若从贼,新明震动,影响巨大!

        定永新走后,陈敏吾看回讨贼檄文,看到了上面还有布政使司林佳鼎也反了,那可是闽省精英,只要他循规蹈矩,部院高官不在话下。

        林佳鼎之事,让陈敏吾的心中蒙上了一道巨大的阴影,难不成这回桂王是燕王,真能靖难成功?!

        正在思忖着,门子报来:“陈子升先生来拜!”

        陈敏吾精神一振,来者不拒地道:“快请!”

        这是东南国的死忠来也,看他怎么说!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if $jieqi_userid == 0?}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

{?/if?} {?if $jieqi_userid == 0?} {?/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