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庖解食材墨翟借刀 炭烤竹筒维义取盐
作者: 羲和晨昊更新时间:2019-05-28 18:15:07章节字数:3069
    ()其实,武维义他们三人自是从朱提关出走之后,这一天一夜除喝了些山涧清泉之外,便只是随便啃了几口随身携带的干粮。

    而这几口干粮却也是又硬又干,是毫无味道可言。况且他们这一路是跋山涉水,也着实是耗费了不少的体力。因此,待柯尔震西瞧见那墨翟是猎来了如此的野味,便早已是在那里对其垂涎三尺了。

    但见柯迩震西此时是略微定了定容,便是一脸嬉皮笑脸的与归来的墨翟言道:

    “嘿嘿!你这黑面小鬼倒也是机灵得很!……也不瞒你们,本豪自是从我大兄那里辞别了之后,却是连半点荤肉也没吃过!如今这嘴里当真是要淡出鸟来了!”

    墨翟却也不与他答话,只是朝着他又嗤笑一声。便是径直跑上了山道,又临着山溪处寻了一处稍是平坦的露台,是用几块散石围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火坑来。

    然后,墨翟这边又是于山间往往复复的一阵忙碌,弄来了许多的枯枝和干草投于火坑之中。武维义一看便知其定然是要支火烧肉。正当他走上前去帮忙是生起了火来,却见墨翟竟又是闪到了一边,去伐了许多竹子来!

    “哎?贤弟……你伐来这些竹子却是要做何事?……”

    墨翟听得武维义如此问,却也只是与他做了个怪腔,甚是俏皮的与他言道:

    “嘿嘿!……不瞒大哥,翟于朱提关北门山麓之上,曾是一边开石,一边还学得了一门手艺!……大哥你且稍安勿躁,届时自有分晓!”

    只见墨翟此言说罢,又是转去了一边,朝着柯尔震西又是叫唤了一声:

    “嗨!……那边的柯迩大兄!且将你身上的佩刀借我一用!”

    柯尔震西一听,这黑脸小鬼与他说话竟是这般的口气……这也就罢了,如今却是还要向他借刀!而且,柯迩震西在那也是看得清楚分明,显然这墨翟借刀便是要取来庖解生肉的,柯尔震西自然是极不乐意:

    “凭什么?!你大哥身上不也有那什么鱼肠么!他那把剑可比我身上的佩刀要锋锐上百倍……你且用他的即可,却为何非得问我来借?!……当真可笑!”

    墨翟听出这柯尔震西是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却是极为强硬的回答道:

    “呵!……柯迩大兄如何能是不懂道理!许不闻‘剑者乃是百兵之君也!’即是君子,于禽兽但见其生,不忍见其死;但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所以这君子之剑又如何能近于庖厨!……你且说吧!却究竟给是不给?!……你若是执意不肯,那……那这些野味你也便是休想分得半分!”

    但听这墨翟竟是将这些个歪理也能说得是头头是道,这柯尔震西却又如何会信?但当他是用手抚了抚他那咕咕直叫的饥腹,却也是不得不败下阵来。

    “拿去拿去!用完之后记得千万得要洗尽!……想本豪这把佩刀也算得上是斩敌无数,如今却是被你拿去以为庖厨之用,当真是暴殄天物!……”

    “行了!行了!我自有分寸!”

    但见墨翟当即便是取了柯尔震西的兵刃,是将那两只野兔和一只小野豕给宰杀之后,悉数将其肉给庖了下来。然后,又见他是取过了一根根的竹管,将那些肉洗净之后又给切成了小块,填塞进了这些竹管之内!

    “哎!……可惜了可惜了……可惜我们这些人身上都没能带得一些盐巴……倘若是能再有一些盐巴,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只听这墨翟是一边分切填塞着,一边却是在那喃喃自语的叹息言道……不过,武维义听得墨翟此言,却是立马从腰间取了一个小布包袱来!

    “呵呵!……如何没有?!贤弟且看!”

    只听武维义如此说了一句,又是将其包袱打开给他二人一看,发现里面包裹着的竟皆是些雪白雪白的食盐!墨翟和柯尔震西一见此物皆是大惊失色,急忙问道:

    “呀!……这!……这些莫非就是巴盐?!你身上却如何是会带得这么多巴盐!……当真了得啊!倘若是将这些盐巴贩往南方,却已是可以换来不少西国的金银来了!”

    武维义听得柯迩震西是如此说道,知道这柯迩震西所说的“西方金银”应该所指的便是古希腊与古波斯所流通的金银器具!……

    得知原来自己之前所收来的盐巴竟是这般的值钱,武维义便也是在那里自鸣得意的是与他回道:

    “呵呵!……这些盐巴……原本倒也非我有意取之!只因我也知这些巴盐确是极为珍惜的,走至各处也是皆可为货殖之资!因此,我便自那些巴国的已是亡故的士卒身上,聚少成多,采了这一大袋的盐巴!”

    柯尔震西一听,却不曾想到这武维义竟也是这般的投机倒把,竟是不住的调侃起来:

    “哈哈!……人弃则我取之,你这作派,倒是越来越与我们这些羌人相似了嘛!……呵呵!好得很,好得很呐!”

    武维义听罢,却又是朝他蔑笑着言道:

    “呵呵!我做此事,可全然不是为了自己的腰间盘缠!……此等货殖之物,无论是去往何处,赠与何人,却都是极好的人情买卖!……柯迩兄弟可以试想一二,此次去往僰寨可算得上是凶险万分!莫说如今是有求于他们,只怕届时那些所谓的巫姑和头领,却也未必是肯轻易放过我等的。不过,倘若是有了这些货殖前去叩门,所谓来而无往非礼也。如此前往却总是要好过两手空空吧?!”

    墨翟在一旁听得他们言语,得知这些盐巴竟是大哥为了他,不惜去到那些巴人尸体身上去一点点搜找得来的,不禁是深受其感动:

    “大哥!……不曾想到,大哥竟是为翟……考虑得是如此周到!当真是让翟无以为报!……”

    “哎……都是自家兄弟,又何必如此!……”

    眼见那墨翟是起了身,竟是感激涕零的朝着武维义倒头便是双手抱拳单膝跪拜了下去,武维义又是一把将墨翟是赶紧扶了起来。

    只见墨翟起身之后,自武维义的盐包内是取了一小撮盐,却也不敢多拿。然后将其均匀的撒在了肉块之上,再塞回了竹管内。

    而武维义和柯迩震西在一旁也是一看便知,于是便也是一起凑上前去帮着一起倒弄食材……

    就在此时,却见那一处墨翟用石头堆起来的简易火坑内,大多数枯腐树枝都已是闷燃成了炭灰,而剩下来的矩木枝条则也大都已是烧成了黑炭块状。

    墨翟见其火势趋弱,其明火也是不现。便知其炭火却是温度刚好!于是,就将那些裹挟着野味的竹筒,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投到了火坑内,又是以极烫的炭灰是将其埋覆了起来。

    不一会儿,只闻到自火坑之中,竟已是传来了阵阵的烤肉的香气!可是把在一旁坐着的柯迩震西给馋的是口角流涎!恨不能是立刻来他个饿虎扑食!

    墨翟瞧见这柯迩震西竟是一副这般急不可耐的样子,便是与他嗤笑了一声:

    “慢着慢着!这烹食虽是小事,可其中却也是大有讲究的!许不闻‘治大国者,若烹小鲜?’!,亏你还是一族之长,如何还不懂得这些个道理?”

    武维义在一旁只听得此言竟是自墨翟口中说出,不禁也是吃了一惊:

    “这墨翟!……此前不过是在秘贤村,从长桑君那里是从旁偷学了这么几句哲言,却竟然是被他用在了此处……呵呵,当真是令人感到是有些哭笑不得了……”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