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有进步
作者: 鲇鱼头更新时间:2019-05-28 07:35:04章节字数:6818
    ()    因为历史上在内战中,英国陆军曾经背叛过国王,所以很少有英国陆军被冠以“皇家”称号。

        “皇家枪骑兵团”在内战中站国王一方,坚决维护国王的权威,所以是为数不多被冠以“皇家”称号的陆军部队。

        毫无疑问,“皇家枪骑兵团”是远征军战斗序列中的王牌部队,他们用鲜血和勇气证明了他们的荣誉,不到100的巡逻队,被人数超过300人的游击队围攻,战斗已经进行了一个小时。

        预计中的援兵并没有出现,100人的巡逻队只剩下30多人,还几乎人人带伤。

        纵然如此,“皇家枪骑兵团”的战士们也没有退缩,他们在战斗的最后一刻,还准备和游击队进行最后的白刃战。

        如雷的马蹄声给了他们最大的勇气。

        “援军,援军来了!”

        阵地上有人嘶吼,声音中充满绝处逢生的狂喜。

        在开普境内,也只有正规军才能汇聚起如此规模的骑兵。

        “坚持住,那些狗崽子要不行了!”

        “万岁!”

        “我们一定能回家!”

        士兵们在相互鼓励,他们都知道如果落到游击队手里,自己是什么下场,所以这时候没人退缩。

        和士气高涨的巡逻队相比,游击队就惊慌失措,正在进攻的游击队员纷纷陷入恐慌,他们中有的人还在继续进攻,但是更多人已经停下脚步。

        当那些身着黑色制服的骑士们出现之后,游击队马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溃。

        在开普,正规军都已经换成了卡其色,或者是褐色的军服,只有警察,还使用黑色制服。

        对于正规军来说,警察是可有可无的补充,但是对于游击队来说,这些黑色的制服就是死神的镰刀,路易·博塔被约翰内斯堡的警察赶出德兰士瓦的事已经广为流传,德兰士瓦现在被视为是游击队的禁区。

        传言的威力可见一斑。

        “放下武器,跪地不杀!”罗克冲锋的时候也没忘记攻心战术。

        所谓的“不杀”就是开玩笑了,别说是给巡逻队造成这么严重的伤亡,在开普境内,如果有游击队成员被抓获,甚至是虽然没有证据,只是被怀疑参加了游击队的布尔人被抓获,远征军都会就地枪毙,根本不留任何活口。

        罗克的口号就是攻心战,战场上,总会有些人抱有侥幸心理,哪怕只有一点点侥幸,他们都不会战斗到最后一刻,万一,胜利者圣母心泛滥了呢——

        其实抱有侥幸心理的人真不少,警察们出现之后,很多距离骑兵们较远的游击队员直接逃走,更多游击队员纷纷放下武器,跪在地上把双手放在脑后,准备接受命运的裁决。

        游击队在发起进攻的时候,为了减少伤亡,是主动下马,借助地形掩护发起进攻的。

        这样虽然是减少了伤亡,但是面对成规模的骑兵,逃走根本无济于事,两条腿,累死都跑不过四条腿。

        罗克到达阵地前就不再冲锋了,一边指挥突击队和侦缉队继续追剿残敌,一面指挥罗德西亚警察就地接收俘虏。

        这会儿还没有人枪决战俘,所以更多来不及逃走的游击队员举手投降。

        罗克单人单骑冲上小山包,跳下马向泰德·巴顿上尉敬了个礼,还没说话,就被泰德·巴顿上尉紧紧搂在怀里。

        “谢谢,谢谢——”战斗过后,肾上腺素急剧分泌的后遗症会造成身体酸软,劫后余生的狂喜,以及对战友的惋惜悲痛,这一刻都化作带着哽咽的感激。

        “抱歉,上尉,我来晚了——”罗克刚说完,突然感觉这句话很诡异。

        嗯,确实是诡异,警察总是姗姗来迟——

        平复了心情的泰德·巴顿上尉这是才注意到罗克身上的警衔,以及从男爵的徽章:“爵士——哦,你是洛克爵士——”

        话说罗克的大名,在开普四个殖民地也是广为传播,远征军司令部虽然将击毙茹贝尔的荣誉都给了亨利这个被赶出军队的家伙,但其实几乎所有的远征军官兵都知道,有个叫罗克的家伙,才是亨利那个幸运儿击毙茹贝尔的主要原因。

        “是的上尉,重新认识一下,我是约翰内斯堡警察局局长洛克,很高兴认识你。”罗克依足了礼数。

        天知道泰德·巴顿上尉有多惶恐,刚刚经历过一次激烈的战斗,泰德·巴顿上尉感觉自己的内衣都湿透了,手上也沾满了鲜血和泥土,那些鲜血大部分都属于已经战死的弗兰克。

        所以在罗克介绍自己的时候,泰德·巴顿上尉颇有点手足无措的在自己的衣服上擦擦手,这才向罗克立正敬礼。

        “洛克爵士,很高兴认识你,我是皇家枪骑兵团的上尉泰德·巴顿,向您以及您的部队致敬。”泰德·巴顿上尉声音洪亮,幸存的皇家枪骑兵团士兵自觉在泰德·巴顿上尉身后列队,立正的同时向罗克行执枪礼。

        这是对贵族的标准礼仪。

        “泰德·巴顿上尉,你们用勇气和鲜血捍卫了皇家枪骑兵团的荣誉,请接受我的敬意。”罗克回礼,气氛庄严肃穆。

        有人隐约吹响苏格兰风笛,声音婉转悠长。

        微风从山顶上轻轻拂过,空气中夹杂着血腥和硝烟,每个人的腰板都挺得笔直,就像一根根标枪。

        山脚下终于有枪声传来,那是罗德西亚警察在枪决那些投降的游击队员。

        审讯?

        不存在的,游击队飘忽不定,就算他们交代出游击队的落脚点,过去找也是无影无踪。

        “洛克爵士,我请求参加执法队。”泰德·巴顿上尉要以血还血。

        “可以,但是如果你的伤势太重就不要勉强,你们现在需要治疗和休息。”罗克可不想这时候犯错误。

        跟着罗克一起过来的有从紫葳镇医院抽调出来的医生和护士,他们现在已经来到阵地上,对伤员进行抢救包扎。

        巡逻队确实是伤亡惨重,三十多个幸存者,连八个人的行刑队都凑不齐,泰德·巴顿上尉只找到四个伤势较轻的幸存者,全部加入到行刑队,执行对那些投降游击队员的死刑。

        罗克不参与这事,也不接受那些“警察不守诺言”的指责,正规军抓到游击队是枪决,如果游击队抓到正规军通常是肢解,谁都比谁好不到哪儿去,战争让很多人都变成了魔鬼,在战场上,不存在底线这玩意儿。

        其实巡逻队的装备还是很齐全的,牺牲了的七十多名士兵,很快就被装在裹尸袋里。

        这些裹尸袋原本是为游击队员准备的,现在就算了,在战斗中击毙的,以战后枪决的游击队员太多,裹尸袋不够用,只能弃尸荒野,巡逻队割下游击队员尸体的一部分,作为战绩的证明。

        大部分战绩都属于罗克率领的警察部队,巡逻队在一个多小时的战斗中,只击毙了不到四十名游击队员,自身伤亡却超过七十,不是巡逻队不努力,实在是游击队太狡猾。

        最后的统计结果表明,被警察部队击毙的游击队员超过100名,集体枪决的游击队员同样超过100名,只有少数一些负责外围巡逻的游击队员偷偷溜走,单纯从战绩来说,又是远征军司令部一次不可多得的大胜。

        当然了,在最后的统计名单上,没有游击队员被集体枪决,所有的游击队员都是在战斗中被击毙,巡逻队击毙的游击队成员是100人,警察击毙的游击队成员是150人,这个结果皆大欢喜。

        战斗结束,要尽快返回金伯利,就在刚才抢救伤员的这一小会儿,又有一名重伤员抢救无效死亡。

        所有的伤兵都被搬上牛车,马上送往金伯利。

        警察们还在忙着打扫战场。

        因为游击队的居无定所,所以很多游击队员出击的时候,会把所有的东西都带在身上。

        现在那些游击队员的随身财物,以及刚才战斗中缴获的战马,都成了警察们的战利品。

        战利品还是很不少,单是战马就有400多匹,其中不乏名贵马种,约翰内斯堡警察局的警长们也终于鸟枪换炮,罗德西亚的警察们还帮忙挑选来着,气氛好得很,他们现在也算是并肩作战的战友。

        打扫完战场,大部队快速返回金伯利。

        返回金伯利的路上,终于遇到了皇家枪骑兵团的救援部队,听完罗克对战斗的描述之后,带队的少校虽然满脸感激,但还是派人前往战斗地点核查。

        这个没事,不怕查,游击队员的尸体都在那儿仍着呢,现在罗克是贵族,该是罗克的功劳,谁都抢不走。

        “好好修养,过几天我再来看你。”金伯利的临时医院门口,罗克和泰德·巴顿上尉告别。

        要说金伯利的正规军真惨,临时医院的条件明显不如紫葳镇医院,病房居然还是帐篷,医院内的卫生条件也不怎么好,臭气熏天,垃圾遍地,营区内正在晾晒的绷带上还有血迹,这要是在紫葳镇医院,负责卫生工作的布尔大妈是要倒霉的。

        泰德·巴顿上尉没觉得自己有多惨,久居鲍肆而不闻其臭,泰德·巴顿上尉没去过紫葳镇,不知道约翰内斯堡还有这么一处世外桃源,所以现在让泰德·巴顿上尉感到伤感的,是不得不和罗克分开。

        “洛克爵士,等我伤好了,请允许我当面向您致谢。”泰德·巴顿上尉不敢让罗克来看他,先不说罗克的“从男爵”身份,如果不是罗克及时出现,现在泰德·巴顿上尉估计也已经魂飞天外,只有死过一次的人,才能感受到生命的可贵,泰德·巴顿上尉对罗克充满感激。

        和泰德·巴顿上尉告别,罗克和艾登去德比尔斯统一矿业公司在金伯利的分部,这一次,罗克终于有资格堂而皇之的入住塞西尔·罗德斯的官邸,而不是跟着某人来蹭吃蹭喝。

        对,罗克和艾登入住的,就是上一次罗克和亨利住过的那个官邸,只不过上一次罗克和亨利,还是以亨利为主,这一次罗克和艾登,却是以罗克为主。

        “洛克爵士,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被封为从男爵,而我只是个不被外界承认的高级警司了。”艾登想起下午的战斗,还感觉热血沸腾。

        只可惜,战斗的主角不是艾登,甚至不是罗德西亚警察。

        罗德西亚警察只参与了冲锋,然后就负责打扫战场,负责追及残敌的是突击队和侦缉队,看上去,好像游击队也不像传说中的那样纵横无敌。

        在了解到巡逻队幸存者的惨状之后,罗德西亚警察才惊讶的发现,不是眼前的这支游击队放水,而是眼前的约翰内斯堡警察,比那支传说中的警察部队更强,所以游击队才不堪一击。

        明白了这个差距,给艾登和其他罗德西亚警察带来的心理冲击是非常严重的,连带着,艾登对罗克也充满尊敬。

        “呵呵,艾登,别在意这个,战场不是你擅长的地方,你擅长的地方在办公室,战场上的工作,还是让我来吧,我更擅长这个。”罗克一语双关,人最难的就是认清自己。

        现代社会的一大进步是越来越细致的分工合作。

        让艾登管理金矿,艾登是合格的职业经理人,让罗克去管理金矿——

        或许也可以,但是罗克没有足够的时间,有太多事需要罗克出面,有太多利益需要罗克争取,有太多关系要维护,罗克不能把自己局限在金矿里,世界风云变幻,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有可能一步赶不上,就步步赶不上,罗克能做到艾登能做的事,艾登却做不到罗克做的事,这就是他们最大的区别。

        其实罗克所说的“社会分工”,还有另外一层意思。

        理想情况下,在约翰内斯堡,华裔和英裔之间也需要社会分工。

        因为约翰内斯堡的英裔社会地位较高,所以很多基础工作,需要华裔去做。

        同样因为英裔人数太少,在一定程度上,英裔的利益,也需要人数越来越多的华裔维护。

        这个趋势目前看还不明显,但是等战争结束,大量布尔人返回家园,英裔、布尔裔、华裔之间的矛盾就会越来越突出,到时候,罗克的重要性就会凸显。

        远征军撤走后,警察局可能是约翰内斯堡地区唯一的暴力机关。

        嗯,到时候还有的忙。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