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魔威难当,人尽臣服(4更,晚些时候有解释)
作者: 八月飞鹰更新时间:2019-05-22 04:38:26章节字数:8793
    听了陈洛阳的话,剑皇陶忘机微微沉默,然后说道:“刚才那位程小友,老朽也所知有限。无弹窗广告的小说网站-魔 云 说 tufflion.com

    只在昔日时从家师口中,偶然听闻,这世上天外有天,除了神州浩土以外,还有另外的世界,名为红尘界。”

    陶忘机目现追忆之色:“红尘界中,有皇朝国号南楚,皇族姓氏便是,程。

    而南楚皇族的镇国绝学,名为辉煌谱,修炼有成,显化金光烈焰,称作光明煌。

    但有关南楚皇室和辉煌谱,老朽所知确实不多,也就仅限于此了。”

    陈洛阳听了对方的话,快速筛选其中值得关注的信息。

    首先,姓程,修炼辉煌谱,得光明煌,皇族。

    说明对方必然还有同族。

    然后,神州浩土在千多年前夏朝大一统,这么多年以来,一直称为大夏。

    而南楚这样的国号,则反应出在红尘界,南楚并非大一统皇朝,很可能存在与之并称于世的其他皇朝。

    但是,同程虎元交手之后,陈洛阳可以比较出,南楚程家的辉煌谱,隐隐更在大夏李家的皇族武学之上。

    同境界下是否一定能正面硬碰硬的砸开鼎天神诀,还有待验证,毕竟比攻击力,光明煌始终赶不上神武魔拳。

    神武魔拳能做到的事情,辉煌谱未必可以。

    但是,能打的九龙皇拳或者十龙皇拳抬不起头来,是确凿无疑的事情。

    “魔佛一脉传人,或者说罪头陀一脉传承,也来自那红尘界?”陈洛阳开口问道。

    剑皇陶忘机微微点头:“听家师曾提及,在红尘界确实有魔佛传承。”

    陈洛阳心下暗自点头。

    魔佛一脉传承。

    南楚皇朝。

    如果再算上眼前的剑皇陶忘机的传承,综合看来,红尘界的武学水平,应该确实比神州浩土来得要高。

    不确定的则是,那里的强者最高水平达到什么程度。

    陶忘机这时则看着陈洛阳,徐徐说道。

    “老朽本以为陈教主是得了红尘界古神教真正的嫡传,但现在看来,似乎不是。”

    陈洛阳闻言,淡淡一笑:“看来尊师,真跟你说了不少事。”

    陶忘机颔首:“据家师所言,古神教,同样来自红尘界,只是其镇教绝学,名为神魔血,而非天魔血。

    昔年的‘九臂天魔’费尘,应该便来自那里,跟家师一样,无意间流落神州浩土后,最终定居,传下这里的古神教一脉传承。

    只是这传承,显然不完整,称不上嫡传。

    观陈教主你的言行,不像是接触过红尘界古神教正宗,那么看来是你青出于蓝,超越神州浩土这里这多前人,让这里的古神教传承,渐渐归于正统了。”

    “客气了。”陈洛阳漫不经心的说道。

    他心中想到的却是另外一方面。

    刚才自己跟程虎元交手时的感觉没错。

    对方真的认识神武魔拳,认识神魔不灭身。

    红尘界确实也有古神教,并且这个总教似的存在,有神魔血的传承。

    但是看程虎元面对“玄冥”时震惊诧异的反应,红尘界的古神教,神武魔拳有可能不完整,从来都没有过“玄冥”一式。

    是只缺少“玄冥”,还是缺了不止一式“玄冥”?

    陈洛阳脑海中瞬间闪过诸多念头。

    口中则问道:“不知尊师现在何方?”

    剑皇陶忘机摇摇头:“同家师分别,已有几十年时间,家师同贵教开山祖师费天魔不同,无心留在神州浩土,昔年一直隐居于东海之上。

    老朽与家师有缘,得他传授绝学,但之后家师重返红尘时,老朽未曾随之一同离开。

    自那之后,再无相见之日,关于红尘,老朽不得其门而入,无法再寻访家师,到如今,已经是几十年岁月过去。”

    陈洛阳点点头:“天剑书,不错的武学。”

    陶忘机言道:“可惜关于师门渊源,老朽所知亦有限,只听家师提及‘天河’二字,余者再未多讲,老朽只能算是他老人家的记名弟子吧。”

    陈洛阳静静听着。

    对方说的话,他不会全信。

    不过从陶忘机这里,他已经收获颇丰。

    而对面的白衣老者,也得到想要的讯息,那就是他陈洛阳跟红尘界的古神教总教还没有过直接接触,并非红尘界古神教总教像魔佛一脉似的,触角正式探入神州。

    他的神魔血,源自自身修行,而非古神教总教来人指点。

    这说法,陶忘机也未必全信。

    如果相信的话,对陶忘机来说,不知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往好里想,陈洛阳背后没站更多人。

    往坏里想,能自己重现神魔血的陈洛阳,该有多可怕?

    具体感受,就唯有剑皇陶忘机自己心里才清楚了。

    魔皇陈洛阳手指在面前的石桌上轻轻敲了敲:“关于红尘界,你还有其他要跟我聊的吗?”

    石桌对面白衣老者自嘲的一笑:“让陈教主见笑了,老朽对红尘界,确实也所知不多,都只是听家师昔年随口提及的掌故,不过一鳞半爪而已。”

    他语气略微郑重一些:“只是,家师和老朽都醉心于剑术,于剑术方面也就聊得比较多。

    其中家师曾经提及一门剑术,老朽当年年少无知,只当传奇故事,未曾放在心上。

    直到如今方才惊觉,故事并不仅仅只是故事。”

    “哦?”陈洛阳泰然自若,看着对方。

    陶忘机徐徐说道:“幽冥十二剑,或者说,十二式幽冥灭绝剑意。”

    陈洛阳“嗯”了一声,面上表情似笑非笑,转头看向旁边石洞的墙壁。

    其视线仿佛穿越了重重山岩,那边正是司怀飞和解星芒所在的方向。

    剑皇陶忘机坦然的点头:“小徒孟浪,盲目踏足他自身难以掌控的境地,若不加以节制,不仅会伤到他自身,更可能为祸苍生,为神州带来杀劫。”

    陈洛阳问道:“你拿我跟你徒弟相提并论?”

    “陈教主修为实力自然远在小徒星芒之上。”陶忘机言道:“但幽冥十二剑,并非人间该有的剑术,那是黄泉对人间的倒涌,死寂冥府对一切众生的恶意。”

    陈洛阳淡然道:“只是一门剑术而已。”

    他看向对面的陶忘机,突然笑了笑:“燕明空在此剑术上走的路,比你徒弟要更深远。”

    陶忘机本待说什么,闻言顿时沉默。

    幽冥十二剑的流毒,比他预想中更广。

    过了半晌后,他才开口说道:“小徒情况堪忧,需老朽照看一二,还望陈教主能宽限些时日,待十天期满之时,老朽再向陈教主请教。”

    陈洛阳起身说道:“今天你所言如果没有不尽不实之处,那我不介意卖个人情,还有六天,届时我在巴州等你。”

    陶忘机言道:“老朽为小徒谢过陈教主。”

    两人出了山洞后,陈洛阳便即重新踏上龙首,然后炎龙咆哮间,分开外面狂风暴雨,离开玉勺岛。

    剑皇目送陈洛阳远去的背影,目光深处浮现化解不开的忧色。

    岛上其他人,则继续保持沉默。

    前夏朝三皇子李澄,则向一旁的石镜说道:“多亏阁主他老人家主动邀约化解,否则魔皇凶威无人能挡,我们大家怕是都无路可逃。”

    石镜看了李澄一眼后,轻声道:“三殿下言重了。”

    李澄向山上的剑阁阁主遥遥施了一礼,然后招呼其他人返回隐蔽居住的地方。

    大家都默默向陶忘机、石镜师徒行礼,然后跟在李澄身后离开。

    场面始终呈现一种诡异的宁静,压抑的令人喘不过气来。

    石镜目送众人离开,目现悲色。

    他心思通透,哪里还能看不出来,人心在变。

    包括前夏朝三皇子李澄在内,众人心中,都不可抑制生出对魔皇陈洛阳的畏惧之情。

    感到畏惧,其实倒没什么。

    毕竟魔皇功高盖世,气焰滔天。

    横扫神州之下,令人生出无可匹敌的感觉,实属正常。

    但不正常的是,人们对此完全绝望,生出认命屈服的念头,没有了继续抗争,誓死不屈的意志。

    石镜很冷静,从不奢望人人舍生忘死。

    让他心情沉重的则是,自己师父的存在,也无法驱散众人心中畏惧的阴霾。

    大家似乎都认定,即将到来的这一战,剑皇也将步刀皇后尘,败在魔皇拳下。

    在众人眼中,昔日的神州正道中流砥柱,此刻更多像是一个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殉道者。

    人们心中敬服的同时,是否又暗藏某种怨怼念头?

    那老头真碍事啊……

    如果没有他的话,我们大家就索性一起降了魔皇便好……

    等等看吧,再多等六天,结果也是一样的……

    到时候可不要被魔皇误会,以免被牵连到……

    现在小心些,不要触怒了剑阁的人,不要被他们发现我们的想法,免得先遭他们屠戮……

    慧剑明心,隐隐察觉这样的氛围,才让石镜心中充满悲凉之情。

    这时一只手落在他肩膀上。

    石镜回头,就看见自己师父正冲着他微笑摇摇头。

    “是弟子修心不够。”石镜轻声道。

    剑皇陶忘机神色温和。

    他刚要开口再宽慰徒弟几句,突然面色一变,转头向岛外看去。

    在那里的暴风雨,毫无征兆,染上漫天血色。
为该书点评
温馨提示: 请文明发言
系统已有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扫描上方二维码
看更多免费小说

更多登录方式

无法登陆?请看这里>